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看书窝 >> 龙图案卷集 >> 【兵不厌诈】

因为明天还要参加武试,因此晚宴早早就结束了,小四子抓着公孙和赵普的手要快跑回去,最后赵普索性把他扛肩膀上冲回开封。

展昭和白玉堂都挺好奇,太师给小四子出的什么主意呢?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太师再厉害,也改变不了太学只有三个人会功夫这个事实,实力差距如此悬殊的情况下,要怎么才能赢?

就连善于用兵的赵普,都对太师给小四子出的主意很感兴趣。

不过相比起太学和开封其他人兴致勃勃,包大人却是忙自己的去了,似乎并不关心包延他们的比试。

为此,辰星儿和月牙儿给包大人送茶的时候都撅着嘴。

包大人抬头瞧见两个丫头眯着眼睛瞧自己,倒是吓了一跳,“怎么了这是?”

俩丫头觉得这场比试不公平,太学都没有武生,而且包大人也不帮忙出主意。

包大人直摇头,“小四子不是问太师了么,有那胖子给出主意还叫吃亏?”

俩丫头都惊讶,“太师能对付那三个书院的武生?”

包大人都让她俩逗乐了,摇着头,指了指两个丫头,“你们要记住啊,这世上最要提防的那个,往往就是看起来最没用、最无害的那个!”

而此时,院子里。

小四子拉了林霄、欧阳淳华、霖月伊、包延和庞煜一起开秘密会议,小家伙将门一关,谁都不让进。

天尊和殷候扒着门缝听里头的动静。

展昭端着个杯子站在院子里,问一旁正打哈欠的白玉堂,“真的没人管林淼的事么?”

白玉堂翻看着白福给他的账目,慢悠悠道,“武试完了没多久就要过年了。”

展昭一挑眉,凑过来问,“你今年过年回陷空岛么?”

“嗯……”白玉堂点头,“我娘那天在说好久没去陷空岛了,让我和师父一起去。”

展昭没精打采地“哦”了一声,耗子回家过年不留在开封啊……

“不过我娘那意思似乎是想带你也一块儿去。”白玉堂道。

展昭眨了眨眼,“可是我要跟外公回魔宫过年啊,小祸叔和九娘年后还成亲呢!”

“这就是问题的所在。”白玉堂终于是将视线从账本上挪开了,抬头看展昭,道,“九娘成亲,我娘也不可能不去,而且我也好久没去魔宫了。”

“那要怎么办?”展昭兴致高了些,“过完年你们一起过来魔宫?”

“嗯,赵普他们貌似要去黑风城过年。”白玉堂接着说,“萧良要回狼王堡、霖夜火他们要回魔鬼城……我那天听赵普跟公孙讲好了,一起去黑风城过年。”

展昭摸下巴,“他们也会去魔宫吃喜酒的吧?”

白玉堂点头,“那个自然。”

“于是……”展昭皱眉,“是各自回家过年,然后再去魔宫会和?”

白玉堂无奈,“貌似只有这个选择了。”

展昭皱了皱鼻子,这时,就听身后有人幽幽地来了一句,“小别胜新婚么,别老粘在一起,不会腻呀?”

展昭和白玉堂回头,没看到人……低头,就见黑水婆婆正站在他俩身后,手里捧了好大两个锦盒,看样子是刚从外边回来。

“太姨婆,你们上哪儿去了?”展昭好奇,“今天文试都没看到人。”

“跟你们的娘上街去置办小红的嫁妆了,还有年货。”黑水婆婆瞄了两人一眼,“大家都准备过年了,就你俩干嘛呢?整天忙来忙去,小孩子么,不要操大人的心。”

说完,老太太溜溜达达走了。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的确马上就要过年了,武试之后各自回家,也就意味着,要分开好一阵子时间。

这时,公孙从院门口走了进来,身后赭影和紫影帮他抬着两箱子卷宗。

公孙瞧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好笑,“还在商量对策呢?”

展昭和白玉堂点头。

展昭瞧着两箱子放到眼前石桌上的卷宗,发现都是龙图案卷,于是纳闷,“公孙,这什么?”

“年后包大人也要去魔宫参加九娘他们的婚礼。”公孙道,“大人让我整理整理,看看有没有附近的案子没查的,吃完喜酒之后就接着出巡了。”

“这样啊……”展昭凑过来看,“之前去了魔宫和常州府,江南一带也逛过几圈了,还有悬案没破的么?”

“就是没有了啊,这两箱子是这几天刚刚送来的,只能查查有没有近期发生的怪案子了。”公孙也无奈。

说话间,房门一开。

众人刷拉一声转脸望过去,就见林霄他们都走了出来,边走边商量着什么,还有几个太学的学生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来的,也在一起讨论,小四子是最后走出来的,手里拿着之前他向太师求教之后,写写画画的一大张纸。

展昭点了点,除了林霄、伊伊、欧阳淳华、包延和庞煜五个之外,还有五个太学的学生,都是太学的大才女,赵兰一个,另外还有四个。

展昭等人面面相觑——都是姑娘?

那群大才女出门后一个个跟小四子告别,然后由影卫们护送回家。

等人都走了,太学众人各自散去,小四子也被公孙抱走早点睡觉了。

展昭等人围着包延,问他是怎么安排的。

小包延却是不肯说,就留下一句,“等明儿个瞧吧。”说完,打着哈欠去睡觉了。

太学众学生是睡得舒舒坦坦,其他人可是抓心挠肝,展昭连林淼那茬都暂时给忘了,拽着白玉堂问,究竟是怎么个比法。

影卫们去探了一圈回来,告诉众人,实力最弱的太学队都已经睡大觉了,而实力最强的乾坤书院和文成书院正练功呢,连最小的元庆书院都在挑灯夜练。

天尊觉得情况不妙,“难道自暴自弃啦?“

小良子也着急,“这样不要紧啊?输了可丢人啊!“

“不过练功这种事情也不是临时抱佛脚管用的。”殷候摆了摆手,“等明儿再看吧。”

众人怀着疑惑入睡,太学的学生睡没睡好是不知道,反正展昭折腾了一宿没合眼,刚朦一会儿就做梦,比试掺杂着林淼。

白玉堂看着床上跟小四子养的滚滚蛊似的滚来滚去的展昭,觉得,这猫是不是操太多心了?老也管小也管的,过年真该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

一宿无话,次日清晨,众人刚起床,就见庞煜和包延从门外进来。

“这么早?”展昭好奇。

“喝了一趟早茶!”两人笑嘻嘻回答。

这时,隔壁屋子的门也打开了,小四子伸着懒腰走出来,一见他俩就问,“办好啦?”

庞煜和包延一挑眉,“嗯!一切顺利!”

小四子点头啊点头。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办什么?

说完话,庞煜和包延似乎还有别的事情,就又出门了。

小四子和天尊殷候一大早跑去西山的围场了,每个学院负责带学生的夫子都可以早入围场看看环境,林夫子今天一大早就去了,小四子和天尊殷候自然也去。

展昭和白玉堂见时候尚早,就出门去吃个早饭……果然,酒楼茶馆全是议论关于今天武试的事情。

而且此时众人聊的话题还挺统一的——这次武试,太学和元庆书院是基本没戏,就是乾坤书院和文成书院来争第一。

展昭和白玉堂听着,觉得倒是也算实话,乾坤书院的武生有很好的师父,文成书院里更是有江湖人,于是这两家争第一也无可厚非。只是聊着聊着,这味儿似乎又有些变了。

不知道是谁说的,赵祯有意借这次的武试,挑选一批出众的人才,貌似是之前太重武轻文了,所以皇上想平衡一下……于是这次的武试是不亚于殿试的那么重要。太学赢了文试,基本任务就已经完成了,这一场的输赢跟他们真心没太大关系。

展昭好奇问白玉堂,“有说过这次武试那么重要么?”

白玉堂也摇头,没听过赵祯要选拔官员啊,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位闲人皇帝都只是单纯地想看个热闹而已吧……

两人吃了早饭出来,一路上听到不少人都在议论这事儿,而且越聊越离谱了……感觉赵祯今天就要重新选一批官员,未来全部入住兵部似的。

两人回到了开封府,就见院子里好多人。

猛一看都晃眼……就见正是昨天那一群姑娘家,以赵兰为首,五个大才女,全部一身白色长裙,手里抱着七弦琴。

展昭和白玉堂不解——不是打仗么?这群姑娘怎么看怎么像是去游湖的。

这时,伊伊也跑出来了。

一出来把霖夜火吓了一跳,就见伊伊都没穿他给她买的漂亮裙子,穿了一身黑衣,头发也盘起来了,还带了头罩,手里那个超吓人的面具,那感觉……就跟之前在迷城杀沙鬼的装扮差不多了。

“哎呀!”火凤直跺脚,伊伊躲到赵兰身后瞪霖夜火,那意思——你不准捣乱!今天死也不穿裙子。

霖夜火在一旁痛心疾首,最后被邹良拖走了,以免他添乱,一群太学大才女倒是围着伊伊说她这么打扮好帅气!

九娘从屋子里出来,手里抓着个兜子交给伊伊。

众人都好奇——这兜子里的是什么?

伊伊伸手,从里边拿出一颗来,就见是一颗银色的小球,感觉就跟大药丸似的。

伊伊拿起来,对着远处的墙扔了一颗过去,就听到“嘭”一声,随后浓烟滚滚还四处蹿火苗,不过有那么点动静大杀伤力小的意思,火焰也没烧起来,只有火星和火苗,烟尘倒是很大。

众人想想觉得也是,九娘给的么,自然一点就着,话又说回来,这类似雷火弹的是什么东西?

太学的学生们都到开封府集合,林霄和欧阳淳华也来了,他俩也都一身黑,款式和伊伊的一样。

包延也出来了,穿的却是学生袍,不像是要参加武试的样子。

展昭问他,“你不去啊?”

包延摇摇头,“我是外围帮忙的!”

“外围?”众人更听不明白了。

时间差不多了,众人就赶往围场。

姑娘们坐在马车里,有说有笑,一点都不紧张。

展昭前后左右点了点,问包延,“就八个人参加啊?”

“没啊,九个!”包延回答。

“还有谁?”赵普好奇。

包延道,“小螃蟹也去。”

“庞煜?”众人惊讶,庞煜也不会武功……而且一大早就不见人了。

“他人呢?”欧阳少征好奇。

“他办事情去了。”包延一脸神秘。

等到了围场,就见庞煜已经在那儿了,小侯爷正坐着喝茶呢,跟小四子还有殷候天尊有说有笑的。

众人放眼望去,围场里边堆出了好几个山头,看样子真像个小战场,赵祯也不知道布置的是什么阵法,看起来还挺复杂的样子。

再看别的几家,都在操练呢,乾坤书院和文成书院两家都出了二十人,是达到了上限了,看来目标只有一个,夺第一。元庆书院也是出了二十来人,拿着棍子也在操练,不过气势比那两家要差些。

而最有趣是太学这边,只有庞煜他们在门口喝茶。赵兰她们那一群姑娘是马车直接拉进“军营”里的,都没露面,于是猛一看……太学就出了三四个人的样子。

围场外围的城墙上,还有远处的山上,站了好多围观的百姓,众人看着这架势,都觉得传言应该是靠谱的,太学基本是放弃了这场比试了。

展昭看了看四周围,观战的人都来了,就是吴一祸没到。

展昭微微皱眉,问白玉堂,“看到小祸叔了没?”

白玉堂摇了摇头,今天一早起来就没见吴一祸了,九娘和他们的娘还有黑水婆婆对武试兴趣不大,一大早就上街买东西去了。

展昭正想四处找找,就听到几声铜锣声响,外头也传来了喧哗之声……赵祯到了。

赵祯今天精神奕奕,而且还不是独自来的,小香香也抱来了。

香香公主这是头一回正式出宫,睁大了一双眼睛好奇地看着四周围的人。

赵普一瞅见这小丫头也有些哭笑不得,那看起来呆呆的表情,和小时候的赵祯实在太像了。在场不少老臣也都是看着赵祯长大的,一眼瞧见香香,差点都乐出声儿来。

赵祯进门就看四周围,一眼瞧见太学那边的阵营,倒是也有些意外——就出那么点儿人么?

小香香看到了远处的庞煜,就指着那头喊,“舅舅”。

庞煜乐呵呵对着宝贝外甥女招手。

香香一个一个瞄过去,又发现了小四子他们,“小柿子!尊尊……殷殷……”

赵祯倒是也挺意外,香香竟然每个都认得。

最后小香香看到了展昭,就笑眯眯指着他,“喵呜……”

赵祯哭笑不得,香香又看到白玉堂,突然就收回手,钻赵祯怀里了,那样子,还挺害羞。

赵祯嘴角直抽——不要啊闺女!从小眼光就那么高以后长大怎么办?

展昭端着茶杯架着腿,瞥了身旁的白玉堂一眼,霖夜火也在琢磨,“面瘫好像受欢迎一点啊,有没有发现?”

展昭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众人闹哄哄准备了一会儿,三记铜锣声响,比试正式开始。

虽然人少,但毕竟也是打仗,围场很大阻挡物又多,离近了是根本看不明白的。赵祯事先有准备,他和群臣都在半山腰上,居高临下,看得清楚。

此时,四个营地的情况如下……

乾坤书院和文成书院的情况差不多,五个人首营,五个人朝着西北方向进发,另外十个人,往中圈的令旗方向跑过去。思路很清晰——守住营盘,偷袭别人的营盘,当然重点还是夺令旗。

而西北方向,正是太学学生所在的营盘。

与此同时,元庆书院也有二十个学生,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出门夺令旗,二十人全部据守在自家的营盘里,看得出来,是采取最保守的战略。

山上,观战的群臣摸了摸下巴,都有些好奇——别的几家都动了,为什么太学的营盘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乾坤书院离太学较近,率先到达了太学军营的门口……而此时,军营里,传来了悠扬的乐曲声。

众人面面相觑。

朝臣也都不解。

这时,和小四子坐到一块儿去了的小香香拍着手说,“小姑姑!”

的确,这弹琴的应该就是赵兰……

而此时,站在太学军营门口的乾坤书院众学生更加疑惑——这太学大营的大门敞开,不远处的一个小帐篷,公主赵兰坐在那里,门前档着块纱帘,纱帘后,公主正抚琴呢……这什么情况?传说中的空城计?

其他书院在比试之前,都对太学做过调查,太学大多数人是不会武功的,这点大家心里有数,然而……众人还是有两个顾忌的人,一个是林霄,另一个,就是霖月伊。

林霄功夫还是不错的,可最难对付的,应该是霖月伊……这姑娘可是火凤堂主的妹子!武林高手的级别!

太学此时的情况叫人摸不着头脑——军营就这么敞开着?留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弹琴,真学当年孔明先生唱空城计么?是使诈?还是故弄玄虚?太学里别的不多,聪明人铁定不少,没准真是有埋伏有机关?

一时间,乾坤书院的五个学生就在门口犹豫了起来。

远处山头,赵祯拿着茶杯,问包拯,“这是真空城计,还是假空城计呢?”

包大人笑了笑,道,“嗯,亦真亦假。”

一旁太师瞄了包拯一眼,心说,谁都好骗,就是黑子不好骗啊。

……

乾坤书院众人犹豫的当口,文成书院的也到了附近,不过他们没动,因为不好判断太学的形式,因此就在远处盘踞,看看乾坤书院的行动。若是真有埋伏,没必要在此处跟他们耗时间,不如转而去进攻另一端的元庆书院,元庆那边的实力应该跟太学也差不了太多,文生居多。

乾坤书院众人犹豫了一阵,还是决定强行闯营寨……

众人刚刚往前几步,就听到“嘭嘭”几声巨响,随后四周围浓烟弥漫火光冲天。

“糟糕!”乾坤书院的人知道中了埋伏,转身就跑,谁知踏出一步,一旁的一个帐篷“哗啦”一声塌了,里头一个黑色的身影窜了出来,一股强劲内力席卷而来。

四大书院里头毕竟都是些十六七岁的小孩儿,平日练功再勤,内力也有限,没上过战场没战过江湖,哪儿见过这阵仗。

等他们退到军营外边,就见一个黑衣人杀到他们面前,戴着个鬼面具,双手从身后“苍啷”一声,抽出两把明晃晃的宝剑,两剑挥出,两边两块上马石被一劈为二。

吓得乾坤书院众学生“娘呀!”一嗓子,转身就跑。

众人心中都犯嘀咕,这是武试又不是真打仗拼命,怎么动手宰人的架势啊?不用问,肯定是霖月伊!可见太学将最高的高手留在军营里了,这是无论如何不让人偷营的意思啊!

乾坤书院的一跑,文成书院的也觉得不对劲……他们本来决定去偷袭元庆书院的军营,却看见浓烟散去的太学营寨门前,那个黑衣人将剑交给了一个跑出来的姑娘。

那姑娘一身白衣,拿着一件黑色的袍子和一个一模一样的面具,接了剑,就跑军营里头去了。而刚才那个武功很高的黑衣人则是悄悄溜走了。

文成书院的人彼此交换了一个眼色,心说——好啊!你太学倒是挺聪明,先放霖月伊唬人,然后来个偷天换日,找人假扮霖月伊守住军营,霖月伊铁定是偷军旗去了,于是,众人觉得……正好!

文成书院的人杀到了太学的军营门前,果然,就见一个黑衣人戴着面具,正站在军营门口,双手握着剑。

众人都认识刚才接了箭的那位姑娘,那是太学的大才女廖彩琳。那位大才女弱不经疯,看到人往里冲估计就得吓跑。文成书院的公子哥儿也不像吓到这娇弱的才女,于是没一起冲进来,就进来了一个,谁知道刚冲到跟前,却见那位“廖彩琳”飞起一脚……

“嘭”一声。

文成书院的书生们看着那个男生从天上飞了过去,“嘭”一声,摔到了军营门口拴马的马棚里,好在马棚里没有马而是厚厚的草料,那位小哥才没摔死,这一窝心脚踹得他都不记得自己姓什么了。

文成书院剩下的男生张大了嘴回过头。

就见那黑衣人往前几步,双手将剑从地上扫过……两道剑气直冲过来,又是两块上马石,一分为二。

“妈呀!”

那帮男生惨叫一声转身就跑。

半山腰上,群臣其实都看清楚了这其中的把戏……笑得都直不起腰来了。

刚才第一次杀出来的,其实并非是霖月伊,或者说,是霖月伊和林霄做的配合!

砍碎上马石的的确是躲在后边的霖月伊,而杀出来的却是林霄,因为两人都穿着黑衣服戴着同样的面具,加之四周围都是烟尘,很难分清楚。后来跑走的是林霄,拿着衣服来接剑的的确是廖彩琳。可廖才女没换上黑衣服,而是转身跑进其他帐篷里去了,剑顺手给了霖月伊……伊伊踹飞了一个书生,再一次砍碎了上马石,吓跑了众人。

烟雾中,又有个黑衣人跑了出来,回身将两把剑,交给了同样拿着黑衣黑面具,却是穿着一身白色长裙的另一位才女。那才女又跑了回去。

四周围,文成书院和乾坤书院留下的两个负责侦查的探子都傻眼了……这回跑的究竟是不是霖月伊啊?搞不清楚啊!

与此同时,元庆书院门口大乱。

乾坤书院的人先杀到的,刚进门,就见里头冲出二十个手持长棍的书院学生,最吓人的是都穿着黑衣,戴着鬼面具,跟刚才袭击他们的霖月伊同一装束。

乾坤书院那五个学生第一反应转身就跑,刚跑出来,遇上了同样冲上来的文成书院学生,于是两家打了起来,乱成一锅粥。

元庆书院的学生也不追出来,退回去,死守住营盘。

山坡上,众臣议论纷纷。

展昭问白玉堂,“元庆书院和太学合作了么?”

“看着有些像。”白玉堂点头。

赵普问包延怎么回事。

包延说,今天一大早,庞煜跑了一趟元庆书院“谈判”去了,看来谈得挺好。

赵祯笑了笑,点点头,道,“元庆和太学的实力都比较弱,要对抗强敌,联手比对抗或者死扛都要强!”

包大人摇了摇头,岂止如此!元庆书院的学生都是本地人,日后基本都想入仕为官。庞煜去“谈判”,这是多好的机会啊!这些学生自然乐得和他合作,反正也是垫底的命,多交个朋友比较合算。而且和太学搞好关系,未来对他们参加殿试有利,庞煜一定给了他们相当合理的“报酬”。

“很有太师的作风呢。”公孙点了点头。

展昭也笑,“这样敌人就减少到了两个。”

“这两个敌人还是水火不容的关系,早晨的那些传言应该就是为之后的计策做铺垫吧?”白玉堂问。

众人都点头。

赵普一笑,“那么接下来,是挑拨两家关系,让他们先自相残杀削弱实力的时候了!”

……

元庆书院门口一场混战,等两方打了个两败俱伤之后,决定偃旗息鼓稍作休息。

正这时,双方都有探子来禀报,说是有人偷营。

乾坤书院的一惊,问是谁偷袭?

探子说,蒙着面,但看臂上的袖带颜色,好像是文成书院的。

与此同时,文成书院那边也有探子禀报,说是大本营被偷袭了,看袖带颜色,貌似是乾坤书院的。

双方心中都打鼓——也对啊!太学和元庆都决定采取守,表示不想抢令旗。于是剩下两家,夺令旗和守军营变得一样重要,丢了哪个都不行!于是,众人赶紧杀回去救自家的军营。

半山腰上,围观的众人都看明白了是怎么个把戏……原来,偷袭双方军营的是虚张声势的欧阳淳华、林霄和庞煜……他们都蒙着面,戴着乾坤书院的袖带到文成书院去捣乱,又带着文成书院的袖带到乾坤书院去捣乱,闹完就跑没了踪影。

看到乾坤书院和文成书院跑去偷营的两拨人马快速返回救营,半山腰上,赵普就是一眯眼,“机会来啦!”

果然,就见抢令旗的区域,也就是围场的中心地带突然烟雾四期,一片大乱。

霖月伊单枪匹马杀进了两边阵营的中间,触动了赵祯设下的那些陷阱,一时间,中部大乱。

展昭摸了摸下巴,道,“伊伊好像不是去抢令旗,而是去捣乱的!”

白玉堂也点头,“声东击西!”

此时,小四子抱着胳膊,歪着头,问他爹,“爹爹。”

公孙正看得专注,听到小四子叫他,就低头问,“怎么了?”

“为什么那些人的反应,都跟小胖胖说的一样呢?”小四子仰起脸,问公孙,“小胖胖也会未卜先知么?他说只要去对方军营门口闹,那些偷营的就会跑回去,真的他们就都跑回去了呢!”

公孙摸了摸下巴,似乎是在琢磨,“对啊,为什么呢?”

众人此时心中有数——小四子那样能预知未来的,才叫未卜先知,太师的话,应该是精于算计才对,说白了就是会看人,人心这种东西,是这位大奸臣手中的玩物,料到你会往东,你就不会往西!

此时战场上的战局开始发生变化,群臣看得正热闹,白玉堂却是突然轻轻一碰展昭。

展昭剥着花生问他,“怎么啦?”

白玉堂压低声音道,“林淼!”

展昭一惊,花生差点囫囵个儿咽下去,赶忙问,“哪儿呢?”

喜欢龙图案卷集请大家收藏:(www.kanshuwo.net)龙图案卷集看书窝更新速度最快。

龙图案卷集最新章节 - 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 - 龙图案卷集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 看书窝

猜你喜欢: 续篇·倾斜的王冠无限建城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无限求生道医在星辰中浪[星际]心有猛虎嗅蔷薇地府全球购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网王之爱的轮回异界领主生活[快穿]小白脸EXO之愿得一人心修真界最后一条龙傲娇王爷萌萌哒地球改造实录SCI谜案集(第二部)快穿之娇妻鹿晗你是我的独家记忆[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网王同人]博君一笑小甜饼sd风过青春韩娱之新的人生柯南同人之你是我最难解的谜[穿书]黑化圣骑士
完本推荐: 无限气运主宰全文阅读女总裁的顶级高手全文阅读一品道门全文阅读娇蛮女总俏佳人全文阅读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全文阅读我有一张沾沾卡全文阅读我要做门阀全文阅读军事承包商全文阅读仙庭封道传全文阅读求魔全文阅读超品战兵全文阅读奶爸的文艺人生全文阅读奇刑录全文阅读修仙归来的神农全文阅读重生之鬼王归来全文阅读异世邪君全文阅读军爷有色之娇妻难宠全文阅读暗恋成婚:男神宠妻如命全文阅读九真九阳全文阅读重生之财源滚滚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末世重生之与忠犬总裁一起打怪唐朝小白领孤剑诀超级无敌战舰乘龙佳婿逆剑狂神重生之战神吕布药门仙医仙王的日常生活仙宫猛卒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三国之袁氏天下法师乔安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我震惊了全世界超级医生在都市大医凌然透视小房东汉阙剑破九天望族闲妻太古龙象诀山河盛宴驸马要上天回到大唐当皇帝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抢救大明朝前任无双帝霸

龙图案卷集最新章节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 看书窝移动版 - 看书窝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