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看书窝 >> 天降妖妃:帝尊,好心急 >> 第144章

“笑了不是挺好的;你哭的时候,我瞧着难看的很,堵心。”想让初若不要在悲伤,源光直接就这般的劝说着,没有情话的甜蜜,可是却甚是暖心。

“你该说情话,哄我的。”声音之中,还是有着那浓重的哽咽声音,初若再次的蹭了蹭源光胸前的衣裳,将自己一脸的眼泪珠子都蹭干净了,道。

“我这难道就不是情话。”这一句话,源光说得甚是笃定,没有一丝疑惑的语气在里面。

这……

闻言,初若沉默了那么一眨眼的时间,而后道:“算是吧,就是这情话有些糙得很,一点也不雅致。”

对于初若的评点,源光倒是没有说什么,左右,只要眼前的女子不再悲伤,她想说,就说什么,他乐意听。

本就是捧在了心尖尖上的人,一颦一笑都勾着他的心,莫说是这一哭一泣了,简直就是揪着他的心。

忽而,初若想起了大事道:“锦李呢?源光,锦李呢?怎么样了?”

“她的身子骨比你好得很,刘庸瞧了,也上药了,如今正在休息;若是你想去瞧瞧,还是免了。”言简意赅的话,源光说道了后面的时候,眸光低垂,看入了初若的眼底道。

“如何可以免!”当下,初若不同意了,锦李,那时候的受的伤,也是严重的,她要是不去的看的,那也太没有心肝了!

“锦李如今受了伤,是要好好的卧榻修养的,你这一去,人家如何好好的卧榻修养?”好似就早想好了一般的回答,源光回答道。

眉眼一下子就皱起了,初若听着源光的话,沉默了。

怀中的人沉默了,源光也没有再开口多说其他的事情了,只越发的将初若抱紧。

房内,点了薄荷的熏香,有些清凉,可是到底还是无法压住那一股气的血气;初若只一入房,眉头一下子就皱起了。

“源光,外面的天气好,搬一个美人榻,去外面,可好?”扯了扯源光的衣襟,初若道。

闻声,源光低头,看着她那眉头将的皱意,点了点头,道:“好。”

孙渐浓出现了,看着源光将初若安置在那美人榻上,又看着他衣襟上的‘混乱’,直接沉默了,想说的话,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怎么了?”源光开口,声音平静。

“你要不要换一套衣裳?”听着源光的声音,孙渐浓下意识的就说出了这一句话,语落,无比懊恼。

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

原先,还没有注意到,初若听着孙渐浓的这一句哈,下意识的看向了源光的胸前,那里的颜色,比之其他地方,还要更深一些,而且,看起来皱巴巴的,难看的很。

瞬间,初若有些羞耻的脸红了;同时还想起自己不久之前,很是理直气壮的在他那胸前的衣襟上蹭来蹭去的。

“不必了。”源光第一时间的,没有去看自己的衣裳,毕竟那会是一个什么模样,他心中有数;他第一时间的,是去看了初若的神色,脸色有些羞红,倒是好看得很。

当瞬,他放弃了换衣衫的念头,他想在多看看她红了脸的样子。

“源光,你去换衣裳吧。”

“那郑云白,追到了没有?”

同一时间,初若和源光同时开口,不过倒也是不影响的,彼此都是听得清楚对方说的话;故而那郑云白的名字,就直接入了她的耳朵里面。

恨意,晕染了眉头,成了刺目的神情。

“已经知道他藏匿的地方了,可是要直接杀了?”孙渐浓道。

“活捉了。”源光说这一句话的时候,眉目间,多了一些凉薄之色;仿佛间,让人看到了曾经不近人情,杀伐果断的铁血摄政王。

“到时候,人给你,你想如何,都可以。”转而,源光看向了初若,道。

忽然的转折,初若愣了愣,看着源光,道:“好。”说着,初若的的眼底卷起了一阵风暴之色,而她的周身,瞬间就暗沉了下来,无端多了一些杀气。

孙渐浓站在一旁,看着这两人,忽然有了很深刻的一种体验,自己这边的人,辛辛苦苦的追寻着,最后都是为了让摄政王家的小媳妇,开心一笑。

孙渐浓觉得,他已经开始目睹了,昏君是如何炼成的了。

院子的门口,有一个婢女,急匆匆而来,一路的小跑,有些喘气,来不及说话,便将自己的手中的玉牌举着,道:“禀告摄政王和公主,那厢房的人走,然后这个玉牌说是要交给公主的。”

初若第一眼看到婢女手中的玉牌的时候,就已经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的了。

这玉牌,她见过一次,是赵久云要给自己的,她没有接手;可谁曾想,兜兜转转的,到底还是到了自己的手中。

第一次,初若才知道,原来自己是如此的感性,只看着那玉牌,所有的往事再次倾覆而来,压得她的心肝都颤抖了,难受得离开。

“给我吧!”初若开口,声音微微有些轻微的颤抖。

闻声,源光的眉头,又是皱起来了;她有伤心了。

气氛忽然就变了,那握着玉牌的婢女,整个人就害怕了起来,只觉得自己手中的玉牌是个烫手山芋,拿着的手,不自觉的颤抖了。忽而只听着初若的话,也不敢迟疑,小心翼翼的将那玉牌交到了她的手中。

“下去吧。”源光开了口,不仅仅是对那婢女说的,亦是对孙渐浓说的。

孙渐浓看得明白,这公主殿下难过了,这摄政王是要好好的哄一哄了;当即,他没有迟疑,应了一声是之后,走在了那婢女的前面。

如今这个时候,这摄政王家的童养媳正难过着,他们这些无关的人,还是做得快些,才是明智之举,不然的,等一下还不知道会什么事情呢!

“好端端,看这玉牌,也难过,你难不成不知道,我看着堵心得很。”人全部都退下了,也就只剩下了自己和初若,源光瞧着她,重复了自己刚才那有些糙的情话。

“难道,你不知道,女儿家是水做的,那眼泪珠子,就是多的吗!”闻声,初若还很有理由道。

这一句话,源光第一次听到,不过,他觉得,这一句话,倒是不解的,她全身确实是掐得出水一样的。

“我不想她死。”捏紧了手中的玉牌,初若看着站在自己的身旁的人,眼中有着说不出的无奈之色。

阿宁和赵久云,是她看过的第一对相爱之人,可是结局却是如此的悲凉;那她和源光呢?又是该如何?是否会如阿宁和赵久云一般,不得终果。

带入这种情绪,简单到只需要一个念头的出现,一句话的时间,就可以了;她将自己和源光带入到了赵久云和阿宁,其后的结果,自然是心生恐怖。

她……不想和源光没有了结果。

阿宁和赵久云之间的纠葛,她不清楚,唯一知道的,便是这个女子将那人爱到了骨子里面,脑海中回忆两人的时候,她会想起那一日,这个女子,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她说了许多,其中有那么一两句,历历在耳。

“我总是要与你争一争……”

“他是我的心尖上的人,想要的人……我不甘心……”

她的身上有着自己没有的勇气;如今,自己学着她的那一股子勇气,可是她却死了。

这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吗?注定,她和源光,如赵久云和阿宁,有缘无分?

“你想起了什么?”源光在一旁看着初若的神色变化,似乎有些不对劲,心思一沉,哄着说道。

他不想她有什么难言之隐,瞒着自己;就好似他就是一个局外人。

“源光,我的真害怕,他们两人的结局,就是我们两个人的下场。”人在有了牵挂的时候,就会变得草木皆兵,如此时的初若,她面有戚戚之色,看着源光,那眼泪珠子,就断线一般的落下。

“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我说过,我这一生,生生世世都会护着的你,绝不会让你走了的!”抓着初若的手,源光看着她,语气之中,有着不能违背的强硬。

说不开心,是假的;可是,她还是担心;不过这话,她知道,不可以说出来。

“那桂公公是郑云白的人,那晋宫里面,如今是个什么情况?”这个担忧,初若将它藏在了心底深处,故而转移着话题道。

早上的时候,到底也是她大意了,才白白的入了郑云白的陷阱之中,无端的牵连了阿宁的一条命,新仇旧恨加起来,她就是那人千刀万剐了,都尤觉不够!

“晋王突然甍逝,晋国虽然是有准备,但是到底措手不及,许多的事情都尚且没有打点好,如今,那傅君诺焦头烂额一片,不过尚好,没有出事。”徐徐道来,源光对于初若这转移话题的速度,也没有多说其他的,左右只要她不伤心就好了。

“今日之事,他知道没?”心思一转,初若道。

顿时,源光摇头,道:“此时,那晋王的事情尚且是自顾不暇的,如何能分心出来。”

不能分心,那就也是不能给人手了。

初若听着源光的话,倒是明白了一些,眸光之中,有着沉思之色,她道:“源光,明日的时候,也是今日那郑云白设计的我时分,我们就出手,擒拿住他,可好?”

“好。”她的要求,他可以做到的话,自然是什么都好的。

眸光落在源光的身上,初若微微有些出神,好似在想着些什么,沉默不语。

……

从晨起到日暮,那时光就在手指间流逝,快得厉害。

屋内,进进出出的是一众上菜的婢女,没有了锦李,那些婢女,就如同是没有了头的苍蝇,一个个的,慌乱得很。

孙渐浓就是在这个情况之下,被源光叫来的,好顿顿的,一个国之栋梁的大材,如今却来管这初若院子里面的事务。

“昏君!”孙渐浓第一句话,就是这一句,看着那屋内灯火阑珊的源光与初若,他咬牙切齿道。

一日的奔波劳累,他尚且没有喘一口气,如今,就来打点这院子里面的人事情,他知道他的能力是不错,可是……那也不可以这样大材小用啊!

简直就是浪费了他这一生的才能!

刘庸在此时凑了过来,他原是打算给初若的上一下药的,可是打远瞧着他们二人,他便选择退后了,和孙渐浓在一起。那里面的两人,难得的相处,他不去凑合,免得,等一下挨了那摄政王的冷钉子;那可就真的是冤枉得很了。

“嗯,这不是合适!”刘庸开了口,对着孙渐浓刚才的二字点评道:“昏君,这还是往高了说得,摄政王活脱脱的,便是妻奴。”

忽而听到刘庸的话,孙渐浓是吓了一跳的,可是听着他后面的话;顿时他就觉得,眼前的这个‘庸医’不一样了!还是很有可取之处的。

“着实!”两个字,表达了孙渐浓对刘庸的认同。

当下,两人这一拍即合的模样,倒也是应了那一句,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等一下,要给摄政王和公主沐浴的热水,可是在准备了?”回头一瞧,傅君诺看着那烧得正旺的灶台,冲着旁边的婢女问道;语落,扫了眼身旁的刘庸道:“我这劳心劳力的一整日,气都不给喘一口,就直接用来当管家使唤了,这,简直就是酷吏。”

身后,婢女远远传来声音,道:“已经在准备了,这个就是了。”说着,婢女指着面前烧得火旺的大灶台。

闻声,孙渐浓飞快道:“好。”

一会对着刘庸,一会对着婢女,孙渐浓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要昏了,这眼睛,都有些老眼昏花的错觉了;明明,他尚且风华正茂的。

“你这还是管家的命,已经是不错得很了;你去给那小公主瞧瞧病,那源光,就在一旁看着,若是病好,也没有什么,可要是不好,你就瞧着吧,他那翻脸不见人的模样,啧啧啧……还有那公主殿下,也不是一个省心的,若是兴趣来了,想逗一逗自家的男人,还得拉上我老骨头一把演戏,我这命,好在是够硬,若不是的话,还不知道成什么模样了。”当下,刘庸看了眼孙渐浓的眉间的神色,道:“你这也不过就是肝火旺盛了一些,脾气也才大了些;回头,配一副药,喝下去,那什么脾气都没有了;孙小子,你就知足吧!”

前面的话,倒是没有毛病,可是后面的话,孙渐浓怎么听,就怎么的别扭,孙小子?不知道的人,还真的就以为,她是他的孙子了。

“刘老头,你这话好好说的,占我便宜做什么。”侧目一看刘庸,孙渐浓道。

“不就是一个称呼,我活了这么大岁数了,都不计较什么,你一个黄毛小子,计较个什么劲!”对于孙渐浓在意的事情,刘庸甚是不放在心上。

“合着,不是你的辈分小了。”当即,孙渐浓道。

“那你换了姓氏,不就不是孙小子了?你换一个姓氏,我叫你王小子,赵小子,什么小子都可以。”拌着嘴,刘庸看着孙渐浓,故意逗着道。

这话,是没法子说下去了!故而,孙渐浓直接选择忽略了这个话题。

“这摄政王也真是,为了这公主殿下,也不知道心疼心疼这些臣下的,这活都做了一天来,还来做这等琐碎的事情!”目光时不时的看着那屋子,孙渐浓有些嫌弃道。

“这自家的小媳妇,自家不心疼着,心疼着你这一个外人,这摄政王有毛病不成!”刘庸听着孙渐浓的话,是哭笑不得的,当即脱口而出便是这一句。

这下子,孙渐浓不说话,只高高冷冷的瞧着刘庸,脸色的表情就只有一句话,这话还能好好的谈下去不?

当场,刘庸看着孙渐浓,恍惚间,突然的想明白了一个道理,表情有些惆怅道:“这就是命啊!”

“命?什么命?”不明白,孙渐浓便直接问了出来道。

“没媳妇的命呗!”刘庸说得顺口,倒是颇为羡慕源光的,“若是我也有这么一房小媳妇,我也这般的伺候着。”

还以为找到了同盟,结果却是敌方的人,孙渐浓当即就划清界限道:“我们不一样!”

看着孙渐浓的姿态,刘庸倒是不屑,没有一挑,道:“有什么不一样?不都是没有媳妇的样。”

当即,孙渐浓被刘庸的这一句话,活生生的给噎住了。

“不就是一个媳妇,我这是不想要,我若是想要娶一房媳妇,那东大街,都可以排到西大街去的了!”忽然的,就拌起嘴来了,孙渐浓看着刘庸,说得一副底气很足的模样。

“哟?那媳妇,可是可心的?”一句话怼过去,刘庸看着孙渐浓,眼底是浓浓的不屑之色。

这可心的小媳妇,若是真的好找的话,那么他也不必一直就是一个人了。

俗话说得好,这女人好找,可是对了自己的胃口的,能好好的走这一生,打着灯笼,都难找到一个。

如那房间里面的那一对,多好啊!可就是自己没有那个命!

“日子不就是那样子过的,什么可心不可心,瞧着顺眼,那也就过了。”回应刘庸的话,那孙渐浓依旧是气势十足的模样。

“肤浅!”闻言,刘庸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孙渐浓一眼,直接就吐出了这一句话来。

这……就该打死了!

只一听刘庸的话,孙渐浓的脑子里面就直接蹦出了这一句话来,同时开口道:“这天下的女子,于我而言,也没有什么必须得到的;怎么过不是过?没了一个暖床的人,难不成,还就不能过了?这不是还有汤婆子可以穿暖床的不是!”

孙渐浓的回答,刘庸听着,着实震惊了,彻彻底底的震惊了;他想,这……活该就是一个没媳妇的命!

此时的刘庸,就如同那时候的自己一样,没了一个女人,那又如何,这不是还有其他的;可是这人的想法总是会变的,尤其是上了年纪之后,就越发想要有那么一个人,就在自己的身旁,嘘寒问暖也好,怎么样也罢;就只要那么一个人。

可这人,哪里就是天上会白白掉下来,说有,就有的!

“少不更事!”刘庸开口,对于孙渐浓就只有这个四个字的点评。

当场,刘庸和孙渐浓的革命友谊,因为一个媳妇问题,瞬间崩塌,还牵扯出来了,接下来的一系列‘媳妇’问题。

身后,一群婢女听着两人的话,只觉得,臊得慌;这些婢女中,有那么几个忍不住的嘀咕道,这一个两个的,都是孤孤单单的落着,还肖想起来媳妇了!

这一边热热闹闹的两人拌着嘴,和那沉闷的房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初若动了几口桌子上的膳食,便没有了滋味,手中的筷子一放下,就没有打算再吃了。

源光瞧着初若的举动,那手就握住了她放下筷子的手,道:“怎么了?”

“没事,我吃饱了。”闻声,初若摇了摇头,看着源光,报之一笑。

她的心事太多,哪里就吃得下太多的东西;对于这一点,初若明白,源光亦是明白。

“摄政王,公主,有客来访。”院子门口,有一个侍卫朝着屋内走来,脚步一直走到了门口的时候,就停下了,低着禀告道。

“谁?”手还是抓着初若的手,源光看着那侍卫,语气听起来就不是很在意道。

“锦王。”一板一眼道,侍卫还是低着头。

闻言,初若下意识的看向了那侍卫,身旁的源光开了口,道:“见。”

“是。”没有起伏的声音,那侍卫死板的回应着;语落,整个人就直接转身迎客。

“在本王的对面,添置上一副碗筷。”源光扫了眼婢女,表情冷淡得很;语落,他看着自己对面的位置,心中自有计划。

来是吧,那便来!让你好好的瞧一瞧,到底,她是谁的人!

他要借着这一次,好好的断了那傅君诺的念头。

一旁,初若察觉到了源光身上的气息变化,默了默,道:“你怎么了?”

闻声,源光看着初若,心情大好道:“无事,你先歇一歇,然后在多吃一些,明日怕是会有许多的事情要发生,你若是不吃的话,那明日,就待在屋子里面等着我回来,哪里也别去!”

“不行!”瞬间就回应了源光的话,初若说得飞快,明日的时候,她要看着那郑云白落网,她还要将那郑云白千刀万剐了,怎么就可以只待在屋子里面,哪里也不去。

喜欢天降妖妃:帝尊,好心急请大家收藏:(www.kanshuwo.net)天降妖妃:帝尊,好心急看书窝更新速度最快。

天降妖妃:帝尊,好心急最新章节 - 天降妖妃:帝尊,好心急全文阅读 - 天降妖妃:帝尊,好心急txt下载 - 弱水三三千的全部小说 - 天降妖妃:帝尊,好心急 看书窝

猜你喜欢: 四爷的试婚宫女闺色生香穿越之第一夫君(出书版)锦绣书王爷多情:冷宫医后要休夫女尊王朝:妾身等你来休妻报*奉子相夫吉时医到我绑定了神医系统将门女的秀色田园侯门纪事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古代试婚医妃惊世(综漫)Unwilling to wait绝色弃妇朱门情深深几许凤帝九倾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穿越之傻王哑妃大唐明月绝世无双:至尊小狂妻天香深宫娇宠:皇上,太腹黑!
完本推荐: 宠婚来袭:boss请接招全文阅读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全文阅读最强复仇系统全文阅读剑中仙全文阅读重生之boss的小野猫全文阅读缘来妻到,掌心第一宠全文阅读逆天战神全文阅读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全文阅读永恒武道全文阅读后来偏偏喜欢你全文阅读盘龙全文阅读残王宠妻:医妃嫁到请接驾全文阅读主神逍遥全文阅读权力巅峰全文阅读军事承包商全文阅读木叶之实力至上全文阅读校花之贴身高手全文阅读无限之主角必须死全文阅读宁小闲御神录全文阅读僵尸崛起系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万族之劫武炼巅峰异界大领主韩四当官乡野小神医攻约梁山美漫之道门修士最强狂兵天龙神主人魔之路神厨狂后甜心嫁一送一:总裁,请签收!最强升级系统重生之老子是皇帝斗破之无上之境美食供应商仙魔同修道祖,我来自地球道界天下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修仙界归来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魂完美至尊抢救大明朝错恋娇我的1982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承包大明都市逍遥邪医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

天降妖妃:帝尊,好心急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天降妖妃:帝尊,好心急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天降妖妃:帝尊,好心急txt下载手机版 - 弱水三三千的全部小说 - 天降妖妃:帝尊,好心急 看书窝移动版 - 看书窝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