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看书窝 >> 天降妖妃:帝尊,好心急 >> 第227章

知道自己可能得了瘟疫,初若的心情本就不好,若是在现代的话,说不得她可能都打过这个疫苗,可在这个什么都不发达的古代……

偏生的眼前的人还给自己找添堵!

“现在这里,我最大!青裁是吧,你最好注意你的身份!不要挑战,我的公主地位,你不是源光!”在源光那里吃瘪,她还能在这个侍卫面前吃瘪?那样子的话,还真是不要活了!

懒挑眉,初若看着青裁,“我说话,不想听到忤逆之言!”

初若的这个反应,真真是吓到了青裁和‘庸医’了,她此时的模样,尤其是那眉眼中的冷漠,像极了源光。

“还……真是倒霉!”初若看着空荡荡的殿内,又瞧着榻上的源光,极其恼。

原想着偷渡出宫,现在却只能陪着这个狗东西,真是气人!

就在听了‘庸医’的话之后,初若最快的选择了对自己有利的局势;她是走不了了,身上这个时疫,在宫外是绝对救不活的;在这里或许还能有机会拼一拼;如果到时候,真的没事,看着她好歹和他‘患难与共’过,至少,自己还有生路的希望。

一命还一命,很公平的交易。

“你是活该!可是无端陪你遭受这个罪,这一次,你欠了我的!”床上的人没有任何的反应,初若说得越发的张牙舞爪,“这一次,如果你真的没事的,要是还敢杀我的话,我就是成了鬼,也让你陪葬!”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初若一点也不当玩笑来着的。异世重生之后,她突然觉得,说不得是真的投胎转世,因果报应的。

“我从来就没有想在这里得到什么,也没有想过要拿取什么;来到这里,本就非我所愿,我在的地方,比这里不知道高级多少,就你这些破东西,我也看不上眼!”床上的人没有反应,初若一股脑子的吐着苦水,左右床上的人也听不到,说了也无所谓。

……

所有的事情,都来得遂不及防。

初若听着响起的敲门声,心中一叹息,随即离开了榻上,现在……是做事的时候了!

免得那人醒过来,自己没点东西邀功。

“都到了?”走到了朱红色雕花门,初若细声道。

“只尚相国在衢州水灾,无法及时赶到,其他的人,属下都带过来了。”门外回答初若话的,正是青裁。

“好,我知道。”顿了顿,初若道:“摄政王感染了时疫,朝堂的人心掌控,就靠门口的大臣。”

“公主,还是让微臣等人进去看看摄政王吧!”稳重少年郎的声音,话语中亦是有自己的主见之色。

“大人是?”雕花门内,是初若疑惑的声音。

“微臣,孙渐浓!”似乎对于初若的这个问题有着不满,孙渐浓的眉头轻皱。

门内,初若不知道孙渐浓的表情,只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而后道:“不是我不让你们进来,而是你们不能进来,摄政王的病是时疫,是会传染,你们还是莫要进来,留在外面做些实事才是重要的!”

听着初若的话,孙渐浓是真的不满了。

“任何事情,也得等我们见到摄政王再说!”孙渐浓不满道。

这下子,初若是明白了,自己这是遇到了一个心高气傲的主了,只认源光这个主子,人家根本就不把自己这个公主看在眼里。

“孙渐浓,你看不起我这个公主,就觉得我这个人能成什么气候。”顿了顿,现学现卖道:“哪怕我开了智,你也依旧看不起,但是孙渐浓,我告诉你,这里是我楚国的天下,我在一日,你纵使千般不愿,你也是我的臣下!别说你是源光的臣下,源光说到底,也是我楚国的入赘女婿!我到底是你的女主子!”

这一番话,初若说得时候,也不大确定是不是这个情况,故而不得不赌上一回,若是赢了,自然是不好,输了的话,大不了再找幌子来说。

最主要是的这是和源光争执间,他说出来的;若他不说,她也不会知道,也不会成了她如今压制他们的筹码。

门外,没了声音。

初若细细的听着门外的动静,发现没有了动静,心中略微思量了片刻,道:“摄政王是在什么地方染上时疫的?”

“西边的军营,哪里有一处本是专门医治伤兵的地方,可那里的军头克扣了药材,进去的伤兵都没活着出来,军头怕事情被揭发,便将伤兵丢到不远处的林郊,任由其暴尸荒野;后来那里起了瘟疫,临近的村子出了事情,里正觉着蹊跷,便向大理寺卿上状;摄政王知道后大怒,亲自去处理;可偏生那里的瘟疫没压住,摄政王自己又……都是末将护驾不力!”说话的声音,略微有些低沉,不过听起来也是一个少儿郎。

听着门外的人说话,初若确定是个武将,那日四人中,最为年轻的武将。

只是这个少年武将的话,却让她诧异,不是时疫,而是瘟疫?

“那些尸体呢?你们是如何处理的?”知道了来龙去脉,初若面色有些沉重,死人引发的瘟疫,那就是尸毒了。

“尸体还在。”少年武将回答。

“还在?”殿内,初若听着少年武将的回答,声音不自觉的拔高。

“是啊!”少年武将听着初若突然拔高的声音,愣头愣脑道。

有些气得不轻,初若压了压直接的火气,道:“去把那些尸体都给烧了!全部烧了!”

“那些尸体,是要给伤兵的家人认领的!若是其家人来认领时,我们交不出人,会寒了我楚国百姓的心的!而且,入土为安,才是重要的!怎么能就一团火烧了!”听着初若的处理方式,少年武将当即不满道。

“第一,瘟疫是尸体引起的,不处理尸体,瘟疫只会越来越严重,火葬是最好的办法;第二,在烧尸体的地方立下荣兵碑,告诉他们的家人,他们是我楚国最光荣的士兵,是我楚国的骄傲!以后他们的家人若是想他们了,可要到这里祭奠。”直接将现代处理大规模死兵的方法用到了这里,初若说得一口气都不带喘的,“这样子,你还有问题吗?”

门外,所有人听着初若的这席话,好似口中塞住了一般,什么话都说不出了。

他们困扰的问题,在她这里,居然如此……轻易?

没有声音,有没有了声音!

初若看不到外面是什么情况,只能靠听的,但是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这让她这么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们好歹吱一声啊!我在里面看不到你们的情况的,我数一二三,你们要是没有回答的话,外面就接着下一个问题。”顿了顿,“一、二、三。”

依旧一片沉寂。

不是他们不想回答,只是如此果断的处理方法,他们只在摄政王的身上看到过,这初若……怎么会?

“要记住,去处理这些尸体的官兵,一定要口含生姜片,同时用布把脸蒙起来,露出眼睛就可以了。别到时候害得他们也得到了瘟疫,知道吗!”门内,初若叮嘱道。

“末将知道了。”门外,少年武将道。

“摄政王得了瘟疫,上不了早朝,可这国不可一日无君,若是一日不上倒好,可摄政王这没个十天半月怕是好不了了,朝堂内外,倒是怕是会议论纷纷,到时候引起了他国注意……后果不堪设想。”有些沧桑的声音,听起来是饱经风雨过的,一字一句,均是抑扬顿挫的长叹。

一个国君,不上朝,那算什么事啊!

初若捏了捏自己的鼻翼,低头思索了片刻,道:“昭告天下,楚国大幸,公主开智,摄政王要专心教导公主,国事交于相国大人和孙大人处理。”

殿门外,除了孙渐浓,其他人均是惊大于喜。

这……怎么可能?

“开智?”老将军的声音有些颤抖,话语中满是诧异。

“是的,开智!用我开智的消息掩盖了摄政王得了瘟疫的消失。”顿了顿,道:“到时候,即使被有心人知道摄政王得了瘟疫大肆做文章的时候,我们也可以用我开智的事情来压制瘟疫一事。”

殿内的初若,说话处事,和往常根本就是天差地别,若不是真的因为不能进去,他们真的想瞧一瞧初若此时的模样。

“还有,找几个自己人,到人流最多的大肆宣传‘公主开智’的事情,记住,一定要怎么夸张,怎么来!”说着,初若一阵苦笑,现代新媒体营销的手段都用上,把自己放在了众目睽睽的位置下,还不知道会招来怎么样的大风大浪!

“这……怕是不妥。”孙渐浓沉重道。

“没有不妥,就这样子!”殿内,初若否决道。

“可想过,若是这般做了的话,到时候,其他国会如何想?这时间,但凡是开智之人,哪一个不是开疆辟土,封侯拜相?一国女君,还是开智的女君,他国如何不忌惮……”

“你想说的是,我会因此成了众矢之的,引来更多的杀身之祸,是吧!”听着孙渐浓打着擦边球,就是不说出重点来,初若打断了他的话,说出了他真正的意思。

“正是!”久久,孙渐浓道。

“没有退路了。”殿内,初若的声音悠悠响起。

不先发制人的话,怎么能压制意外出现;如果真的运气好,没有意外那是极好的,可若是有呢?

谁都不敢保证这个危险的……

殿内,所有人听着初若说出了‘没有退路了’这五字,心咯噔了一声。

“除了我的这个消息,再无其他消息可以胜过瘟疫了。”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后果会如何,初若说得漫不经心,“要是到时候,瘟疫治好了,我们也可以昭告天下,说这一切都是摄政王布了局,怕动摇民心的手段;到时候,我又还是那个窝囊公主就好了。”

门口的人听着初若如此的贬低自己,心中多少不是滋味,明明该是男儿保家卫国,偏偏却要一个女子来牺牲。

尤是她的话,窝囊公主——就好似一根刺,扎得心肝不舒服,隐隐刺痛。

“还是太冒险了。”挣扎了一番,孙渐浓还是有些反对道。

看来是遇到一个保守派了!

初若听着孙渐浓的话,表情中多了几分的嫌弃之色,道:“你这么就和一个妇人一样,磨磨唧唧的!我都不介意了,你还担心什么!一个偌大的王宫难道还保护不住我?我楚国的将士难道还护不住他们的王!孙渐浓,不赌一把,谁都不知道是输是赢,但是我知道如果不赌,就一定输!轻则动摇国本,重则覆国,我说的没错。”

最后的一句话,初若说得极重,言语中特意加强了语气。

从刚才开始,她想了很多,很多最坏的情况。

对于楚国而言,源光是楚国的神,要是神都出事了?那么谁能还保护他们?

到时候楚国定然会内乱,周围的国家会蠢蠢欲动的分食了初若;在内乱和外祸的双重作用下,楚国就很真的没有了,在这历史的洪流中彻底消失。

头忽而疼了起来,初若倒吸了一口气,晕眩随之而来,她没个防备,身子一歪朝着朱红雕花门‘碰瓷’去了。

门外,众人听得砰的一声响起,朱红雕花门可见的颤抖一晃。

“公主是头疼紧了?”门外‘庸医’听着声音,心一颤,当即对着紧闭的门扉,小心翼翼问道,耳朵都直接贴到了门板上。

废话!脑袋破了,还想了这些破事,不疼才怪!

初若听着‘庸医’的话,心中快速道,但是却不敢说出来,只道:“没有,站累了,想靠着门扉坐一坐,没想到动作大了!”

闻言,‘庸医’的表情古怪,犹犹豫豫间,便把话都吞到了肚子中。

这个时候,初若是不能出事的,即使出事了,也不能说;说了会动摇人心的!

虽说‘庸医’没说什么,但他人多多少少是看出了门道了,毕竟官场浸淫的这些年,没个眼力劲,谁信啊!

“那摄政王这病,什么时候能大好?”少年武将语气中满是担忧,言语间目光早已落到了这里唯一的太医身上。

“这……微臣也说不好……”被少年武将看着,‘庸医’顿时一个惊悚,吞吞吐吐道。

“我要是和摄政王死了,太医就准备好陪葬吧!”殿内,初若的声音紧接着响起,“太医今也也不用想着回去了,正好我这个公主殿少了许多人,房间也多,太医就在这里住下,三日看一次诊,调整一次药方。”

喜欢天降妖妃:帝尊,好心急请大家收藏:(www.kanshuwo.net)天降妖妃:帝尊,好心急看书窝更新速度最快。

天降妖妃:帝尊,好心急最新章节 - 天降妖妃:帝尊,好心急全文阅读 - 天降妖妃:帝尊,好心急txt下载 - 弱水三三千的全部小说 - 天降妖妃:帝尊,好心急 看书窝

猜你喜欢: 天降妖妃:帝尊,好心急田园娇宠:神医丑媳山里汉将女惊华:将军大人太霸道邪医毒后:鬼王忙追妻天才小毒妃萌宝在上:邪魅王爷追妻忙农家娘子猛如虎女尊王朝:妾身等你来休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黑莲太后传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凤帝九倾望族闲妻春闺秘录:厂公太撩人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权妃之帝医风华天降萌妃:皇叔,宠翻天!重生之医品商女神医嫡女妖孽狂妃:邪君宠溺小妖妃古代地主婆戏精王妃养成记四爷的试婚宫女奉旨休夫大师,请留步!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完本推荐: 恶魔少爷别吻我全文阅读鸿蒙神王全文阅读傲世丹神全文阅读完美世界全文阅读桃运神医在都市全文阅读网游之奴役众神全文阅读次元位面主系统全文阅读抗战之铁血兵锋全文阅读王者荣耀之横扫无敌全文阅读宫檐全文阅读你曾是我唯一全文阅读绝世邪神全文阅读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全文阅读极品大玩家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木叶之实力至上全文阅读许你万丈光芒好全文阅读江山美人志全文阅读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全文阅读重生之2006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超神机械师暴医天下联盟之辅助之神神医凰后尚书大人易折腰错惹娇妻:法医大人是天师克斯玛帝国魔法种族大穿越穹顶之上网游之最强传说NBA冠军掠夺者修真聊天群次元法典刀剑天帝末世异形主宰这个地球有点凶清妾余生有你,甜又暖超模娇妻:老公,别太馋!夺取基因超级仙学院帝神通鉴万古之王1627崛起南海都市剑说纯阳武神他出自地府科技时代:最强学习系统从艺术家开始伏天氏

天降妖妃:帝尊,好心急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天降妖妃:帝尊,好心急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天降妖妃:帝尊,好心急txt下载手机版 - 弱水三三千的全部小说 - 天降妖妃:帝尊,好心急 看书窝移动版 - 看书窝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