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看书窝 >> [综武侠]圣僧 >>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二章

人间四月芳菲尽,

山寺桃花始盛开。

四月春江水暖,竹绿新枝,天生山上虽没有桃花,但杏花却仍开了。

那棵老杏树有些年头,当年由三微手植于篱栏外, 如今枝繁叶茂, 花开如红云火雾, 不仅探进墙来大半丛枝丫,还将老篱笆给挤歪了。

晌午时分, 这片红云愈发灼灼耀人, 云下蹲着两个秃头正扎篱笆。

这二人身着旧僧袍,生得高大枯瘦,一般模样。他们的脸平坦到几乎没有起伏, 仿佛皮肉下的骨头被熨衣服的铜斗压过几遍一样。他们并不很老,但皮肤却十分松弛, 白净平整的皮柔顺地耷拉在骨架上, 就像一个三百斤的胖子在一夜之间丢了身上所有的肥肉。他们的五官也许还不算丑,但却像一对儿险些融化的雪人一般怪异, 若一个陌生人乍然瞧见他们,大抵还会觉得有几分惊恐——

和尚没有头发的常见,可他们却连眉毛都没有。

就算刚煮出来的猪皮冻, 也不比他们的脸光滑!

这两个和尚正是周昊周奇兄弟。

山墓中的毒没有要了他们的命, 却也将他们折磨得几乎面目全非、武功尽失。

也不知是出于理解还是信任, 楚留香当初离开时, 还是将方天至的杀母仇人交给了他自己处理,连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问。而方天至也果然没有杀人,只是带着这两人回了洞心寺,照料衣食之外,也命他们做些力所能及的杂活。

可出乎他意料之外,周氏兄弟蜗居寺中半月,直到毒愈也十分老实,从不曾偷偷逃跑下山。

方天至便问:“长梅岭周家庄已被烧成一片瓦砾,你们还有地方能去不能?”

周昊当时正在寺外劈竹。他颤巍巍地拿着铁镰刀,将刀刃小心磕在竹节上,才慢慢使力往下劈。他的弟弟周奇则弓腰站在竹林边,笨拙而迟缓地拖着地上的几根长竹,往哥哥这头拉拽。

方天至静静地瞧着他们,忽觉他们纵算曾是威震一方的长梅岭庄主,此时也不过两个苟延残喘的风烛老人罢了。

衰老与死亡总是那么的平等公正。不论早与迟,它们总会到来。褪去光环后,一个人若一生未曾做过什么足以慰藉晚年的快事,他该如何在岁月的摧残下仍旧笔挺而有尊严地站着,含笑对抗孤寂呢?

周氏兄弟毒愈后须发皆掉,耳不灵目不便,就连舌头都不怎么听使唤了。周昊侧着耳朵听了半天,才弄懂方天至的意思,他张开因牙齿掉光而窝出褶皱的嘴,含糊不清地说:“无处可去。”

就算他们曾给自己留下了后路,此时武功尽丧、面目全非,那后路也已变成了送命路。

这世上监守自盗的人,总比忠肝义胆的人多太多。

方天至正自默然,周昊忽撒开镰刀和竹子,歪歪扭扭地跪在地上向他磕了一个头。

方天至仍旧避开不受,道:“阿弥陀佛。”

周昊口齿不便的咕哝道:“愿做和尚,只求容身。”说着又磕了一个头,“大慈大悲,不计前嫌。”

周奇拖着竹子走来,眯着眼瞧清哥哥,又瞧清方天至,也跟着没头没脑地跪了下来。

方天至最终将这两个不剃即秃的老家伙留了下来。

他知道这二人也许至今并未悔罪,但像他二人这般活着,做做农活,当当苦力,本身不比就此死了更有用处些?

只有活着,人才能悔愧,才能赎罪。

这道理也许天下间没人比他更懂了。

那日给蔺十一与槐序剃度完,方天至也意思意思用刮刀抹了抹他俩的两颗卤蛋,道:“二位周施主,一入空门,过往莫问。从此世上再无长梅庄主了。大慈大悲,大奸大恶,往往只在一念之间。你们日后修行自持,就叫大慈、大悲吧。”

周昊周奇并没说话,只用浑浊的目光认真地望了方天至一眼,合十弯腰行了一礼。

蔺十一脑壳发青,秃着问:“师父,他们是我的师弟么?”

周昊周奇仿佛为表诚意,竟一齐慢吞吞地扭过身,合十道:“大师兄。”又向槐序道,“二师兄。”

方天至正欲摇头,却见蔺十一年纪小小,竟颇冷静从容,哪怕被昔日的世叔爷称作大师兄也无动于衷。他丝毫不见得意喜色,只睁着一双瞳孔极淡的大眼睛,稚声冷冷道:“我师父还什么都没有说。”见方天至一语不发,又执着追问:“师父,他们是我的师弟么?”

方天至已习惯了他,道:“不。他三人只是出家在此,不与我序师徒之礼。”

蔺十一道:“那我叫什么?”

蔺十一并不算一个有名字的人。

当年蔺王孙天赋受限,不得已冒险练了金蝉玉蜕功,一心想生出个根骨上佳的聪明孩子,好彻底摆脱这门练者必死的武功,光明正大的撑起海侯府的偌大基业,可眼睁睁瞧着儿子一个个下生,却不见哪个有何出众之处。他自知命不久长,不免失望之极,每日只顾得纵情声色,放浪形骸,对儿子们便冷漠的很,除了严厉敦促练武之外,丝毫也不关心。到了蔺十一出生时,他已连名字都懒得起了,只按序齿称作十一。

方天至心生慈怜,便道:“你自己有没有什么想取的名字?”

蔺十一怔了一怔,道:“我自己?”

方天至笑道:“我也曾是个小孩子,知道大人给小孩子起的名字,小孩子自己未必很喜欢。你如今出家皈依,除却师父予你的法名,你自己也可以给自己取个法号,只要你愿意,想取多少便取多少。”

蔺十一望着他出神片刻,缓缓道:“那你要给我取什么名字?”

他的声音仿佛忽而不那么冰冷了,流露出一丝不似寻常的依赖。

方天至注视着这孤僻冷酷的孩童,忽而略生触动,便道:“你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他沉吟片刻,续道,“然须知情深不寿、慧极必伤。我今收你为徒,不图其他,唯盼你日后成人,于人无伤,于几亦无伤。……你就叫无伤罢。”

蔺十一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他只垂下眼帘,敛容合十道:“多谢师父赐名。无伤记得了。”

而数月过后的此时此刻,就在那片杏云旁,大慈大悲补着篱笆,方天至则和无伤扎着裤腿,在田里搞农活。他手里拿着一根细竹杖,每走一小步,便在田垄上扎出一个巴掌深的孔洞。无伤亦步亦趋地跟在他屁股后面,衣襟兜着菜籽,见洞就撒进去几颗。

也不知是不是饿了,方天至做着农活,忽嗅到灶房里一阵阵香油气钻人鼻孔,不由在地头上稳稳站住,将竹杖搂在怀里一撑,仰头思忖晌午吃什么。

他正想着,无伤亦扭头望向灶房,道:“有钱说,今日煎豆腐吃。”

方天至吃了一惊,立刻算起账来:“什么?这个月竟还有钱吃豆腐不成?还使油来煎?”

无伤默默望着他,道:“早上你去练功时,有钱说他吃咸菜吃得已快要发疯,今日一定要吃豆腐,总归豆腐钱他定能赚回来的。”

有钱正是槐序。

槐序剃头后,没请方天至取名,而是自个儿别号有钱。他说,四月楼主司掌钱财,他虽然是个剑客,但更是个生意人。生意人叫有钱,岂不是合情合理?

方天至倒不在乎他取个什么法号,他有心问问有钱打算如何变出银钱,但油煎豆腐实在是太香了!

非独他与无伤被香晕了头,大慈大悲亦是世家出身,娇生惯养到老,这数月来油水寡淡也实在熬得狠了,篱笆都顾不得扎,只顾抻长脖子魂不守舍地往灶房看,直到有钱一手夹着饭桶,一手提着菜铲,掀开门口竹帘子往外一探头——

顶着八道炽热火辣的目光,他冷冷地道:“开饭。”

白饭没得,咸菜窝头总还是管够的。

五个秃头捧着窝头,对着一碟油煎豆腐,一大碗蒸腌菜,一盆笋汤狂吃海塞,没有一个人有闲心开口说话。这里头方天至吃了几十年的大锅饭,抢菜八十一式已炼到炉火纯青,其余四人不过是和尚中的菜鸟,穷逼中的新丁,等闲非是他的对手。

旁人方天至是基本顾不得的,但无伤还长身体,他偶尔倒给孩子添几筷子豆腐吃。

无伤最近则正在打基础,吃饭亦要扎马步,直扎得两股战战,面有菜色,吃香油也不怎么觉得香。他心不在焉地正往碗里扒菜,忽听方天至放下碗筷,对他道:“明日教你一套拳法,但桩功仍要自觉去练,不可停废。”

无伤倒对什么都淡淡的,仿佛并不执着于武功,闻声只道:“知道了。”

方天至又向大慈大悲二人道:“你二人为毒所害,身体已败坏了,定会有碍天寿。且经脉毁损,余生再要学什么武功,也大抵不可能了。”

大慈大悲二人牙齿尽都掉光了,吃着窝头拌糊糊也很艰难,只鼓着嘴巴默默点了点头。

方天至瞧着他们,缓缓道:“我没什么可教给你们,只有一套打坐口诀,虽不是什么武功心法,但或可内壮脏腑,外强筋骨。你们将口诀记熟后,日日依此法而呼吸打坐,也当有几分好处。”

大慈大悲扒菜的筷子忽地停住了。二人一齐瞧向方天至,却谁都没有说话。

方天至最后望向有钱,道:“你武功颇有造诣,有什么想问我的没有?”

有钱默默咽下一口窝头,道:“有。”

方天至道:“你问。”

有钱一字字道:“为何你下筷加菜,竟如此之快。”

方天至:“……”

有钱道:“我的问题并不可笑。”

方天至自然是不好笑出声的,他便也淡淡道:“或许是贫僧抢得多了,就自然快了。”

有钱皱眉道:“我自学剑一来,每日出剑千次,唯为求快。时至如今,不论风中落花,还是过耳蚊蝇,皆信手可穿。”他将目光转向方天至,探询道,“我上山以来,却从未见你练过剑。”

方天至道:“是未曾练过。”

有钱专注地凝视着他,道:“你并非是抢菜抢得多,才快过我出筷的速度。而是若你我手中都有剑,我出一剑,你已出了四五剑。”他目光炯炯,竟让人不敢逼视,“寺主,你的筷下有剑法。”

方天至茫然了。

他不由扪秃自问,他筷子里有甚么剑法了?难道是他本是习剑出身,不知不觉带出来了点什么,而他却不自知?

有钱道:“我想问你,那是什么剑。”

方天至已明白他的意图,他仔细地想了想,道:“那不是剑。”

有钱木木地望着他。

方天至道:“旁人手中的剑,对你而言都不是剑。因为你眼中若有两把剑,你心里的剑自然就会慢。心剑慢了,手中的剑又怎么快得起来?你若要出剑,那么出剑的一刹那,天地间只该有一把剑,它是你心里的剑!”

有钱面色变换不定,枯坐片刻,忽地咕咚跪在地上,冲他磕了三个响头。

方天至这一回并没避让,只道:“你若明白了,就试着去做罢。只是……有时万物皆是剑,有时万物皆不是剑,你又何必太痴?”他说到此处,望着桌子出神片刻,笑了笑道,“这用来吃饭夹菜的,本来就只是一双筷子而已。”

有钱兀自磕完三个头,便爬起来继续啃窝头,道:“我知道了。”

方天至道:“我即将出寺云游,寺中上下都要仰赖你照看。万望督促无伤练武,记得浇菜除草,若能多辟一小块地,再种些豆米就再好不过了。”

有钱道:“你放心去。”

方天至正要点头,无伤却猛地站直了起来,向方天至道:“我不留在这里。我要跟你一起。”

方天至一怔,道:“江湖凶险不提,出门在外,餐风饮露,又太过辛苦……”

无伤忽地两眼涌泪,用一种十分受伤般的目光望着他,大叫道:“我说过,我不怕吃苦!我也不怕凶险!我从小长大,经历过的凶险,比你想象的要多得多!你不要丢下我在这里,我不要跟他们一起,我要跟你一起!”

方天至这回出门,自然还是去当活雷锋的。

他仔细凝视着无伤,忽而意识到这孩子身上大约潜藏着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单只教他武功,供他衣食,令他明白佛经道理,他这一生或许必当有伤。

学雷锋做好事,倒也不是不能带上小光头。

或许,他正该带上这个有些古怪的小光头。

于是方天至缓和了声音,道:“晚上收拾行李,明日一早下山。”

※※※※※※※※※※※※※※※※※※※※

更新啦!!!

嘿嘿嘿!!!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KYX、非黑即白 2个;安安、*^_^*、九泽、小断断、阿慕、杀公主救魔王、纳人间流离为纸上风霜、蘑菇头、蘑菇、安sky露、爱上妖精、淘气的桃子、诺比奥克塔维奇、din、落花弗彩衣、z小二、花不语、kangtapple、vv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易水云 210瓶;菠萝下雨天 200瓶;锦瑟 50瓶;秋 40瓶;半城繁华 37瓶;白露九 35瓶;*^_^* 30瓶;神说要有光、kangtapple、吃药军、残花尽 20瓶;醉欲眠、蜜汁N醬、紫风、uu、君子兰、风景、六点君、aini1314 10瓶;纳人间流离为纸上风霜、Iris、簪悦游 5瓶;大道无常、大爱同人 2瓶;qwe、拜利麦诺、杀公主救魔王、阿糜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综武侠]圣僧请大家收藏:(www.kanshuwo.net)[综武侠]圣僧看书窝更新速度最快。

[综武侠]圣僧最新章节 - [综武侠]圣僧全文阅读 - [综武侠]圣僧txt下载 - 鼎上软的全部小说 - [综武侠]圣僧 看书窝

猜你喜欢: [综]无个性的自我修行极品女仙医妃独步天下hp之格洛丽亚天道早已看穿一切毒医特工:邪君狂后重生空间之傲世千金一步十宠:师兄,别闹跃农门师父又掉线了[火影]父辈的秘密[四代中心]余身祭山海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爆笑修仙:师姐,快变身鬼帝毒宠:惊世狂妃邪王嗜宠:鬼医狂妃她和魔王有个交易巫师天才神医宠妃収魂使腹黑小萌妃:皇叔,吃上瘾毒医娘亲萌宝宝法医庶女:盛宠四小姐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重生空间:王牌辣妻别惹火女配又娇又软[穿书]
完本推荐: 重生之2006全文阅读快穿系统:世界之中只因有你全文阅读木叶之实力至上全文阅读无相进化全文阅读老衲要还俗全文阅读最萌撩婚:国民老公限量宠全文阅读先婚后爱:总裁别太猛全文阅读闪婚总裁契约妻全文阅读诸天万界夺宝录全文阅读穿越从斗破开始全文阅读神医嫡女全文阅读封神榜的传奇全文阅读好想住你隔壁全文阅读从今天开始当神豪全文阅读都市最强装逼系统全文阅读豪门少奶奶:谢少的心尖宠妻全文阅读无限之主角必须死全文阅读三国之熙皇全文阅读嫡女成凰:国师的逆天宠妻全文阅读从超神学院开始的穿越日常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黑暗的苏醒宋先生你又装病武炼巅峰沈老师请这边走重生之战神吕布麻烦请叫我上仙王者荣耀:捡了把剑送个大神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黑夜进化斗武乾坤九爷你节操掉了龙王大人是我夫史上最强手机地图御鬼者传奇大唐腾飞之路快穿之历劫小妖精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重生千金:老公饶了我王国血脉天才神医混都市山河盛宴盛宠之名门婚约我的房分你一半战场合同工至高主宰重生之最强大亨我的1982霸总他又被离婚了荒野幸运神

[综武侠]圣僧最新章节手机版 - [综武侠]圣僧全文阅读手机版 - [综武侠]圣僧txt下载手机版 - 鼎上软的全部小说 - [综武侠]圣僧 看书窝移动版 - 看书窝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