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看书窝 >> 关联 >> 再见亲人

第二天一大早,穆皖生就早早的出了医院大门,在去火车站的路上买了两个炸饼,随便填饱了肚子,又到大红门沙继斋买了两个果匣,他没敢给孩子买东西,万一让张殿斌翻出来就麻烦大了。

来到了永安火车站售票窗前左右看了看,见张殿斌还没来,就到窗口买了两张到双塔的票,然后在火车站广场溜达起来。

功夫不大,就见张殿斌跑了过来,背着个挎包里面漏出几个二锅头酒瓶子,一跑还叮叮当当响。

张殿斌来到穆皖生面前:“皖生你早来了?买票没有?”

穆皖生拿出票:“买了,我也刚到,八点半的车,咱们俩进去吧!”

俩人检票上了车,车上也没几个人,找了个靠窗的座位对面而坐,张殿斌把包打开,掏出一个烧鸡,拧下一个鸡大腿递给穆皖生:“还没吃早饭吧?给!先垫吧垫吧。”

“大哥,我吃过了,你吃吧!”“拿着!”张殿斌硬塞给穆皖生,看推脱不过,穆皖生就拿出一张旧报纸,把烧鸡腿包了起来放在了旁边。“我一会儿饿了再吃。”

穆皖生是想着下车拿给孩子吃。

张殿斌又掏出一瓶二锅头,用牙咬下瓶盖:“整两口,迷迷糊糊睡一觉就到了。”

“大哥,你喝吧,我早晨不喝酒。”穆皖生推开酒瓶子。

张殿斌就独自就着烧鸡喝了起来。咣当了俩来小时,张殿斌半瓶酒已喝下去了,火车也到了双塔站,穆皖生扶着已有点脸红的张殿斌出了站。

黄土岗村到火车站有四里地,走近道穿庄稼地,也就半个多钟头时间就能到,俩人就边说边聊,到黄土岗村头时张殿斌已正常了。

饲养室在村南头靠近大坝边上,而点在村北头荷花路边上。

穆皖生想先去看看孩子:“大哥,我想先去饲养室看看文三叔,这几年他对我挺照顾的,我去告个别。”

张殿斌也没想什么:“行,你去吧,文三爷这人不错,代我问个好!”说完张殿斌就向村里走去。

穆皖生上了大坝,沿着大坝顶小道儿,向饲养室走去,快到饲养室时,只听树林里传来“啪啪”的拍打声。

穆皖生站在坝顶往树林里一看,只见儿子文穆杨正练功,扎着马步面对柳树,左一掌右一掌的拍打着,黄树壮站在旁边指点着。

虽然柳树上缠着破麻袋,外表还缠着一圈圈草绳子,但穆杨还是使劲的拍打着,树上的老鸦“嘎嘎”的叫着,因为树上有老鸦搭得窝。

穆皖生一见,心里有些哽咽,只见文穆杨从屁骨兜里拿出几个玻璃球,二指一夹“嗖”的一声,弹向飞着的老鸦,虽然只有十多米高,但老鸦还是被打的掉了几根羽毛,“嘎嘎”叫着飞走了。

文穆杨又从旁边背筐里,拿出一个有五六斤重的沙代子,往肩上一扛,就向大坝顶冲去。

坝底到坝顶的沙子,由于常年风化都成了流沙,有十了米长,还是斜坡,正常大人往上走,都是走三步退两步,脚陷进沙里,一时半会拿出来都费劲。

可是小小文穆杨,扛着沙袋子,“嗖嗖”几步就到了坝顶,到了坝顶,又把沙袋换了个肩,一个接一个跳着坝顶一米见方一米来高的土堆,向远处快速跳去。

过了一会又跳了回来,一抬头发现穆皖生,拎着果匣站在前面:“穆叔,您来了,三师傅,穆叔来了!”

黄树壮早就发现穆皖生了,便跑了几步,一个鹞子翻身,就上了坝顶。

穆皖生赶紧给黄树壮问安:“黄叔,辛苦您了,穆杨,你也受苦了!”说完扔了果匣,就上前抱住了文穆杨,眼里闪出了泪花。

黄树壮怕穆皖生一激动,叫出儿子来,赶紧拉过文穆杨:“穆杨,我刚才上坝的动作,看清没有?双脚要一起发力,提一口真气,快速转身翻腾,但落地要稳。”

“我明白了,三师傅,我会加紧练得。”穆皖生一听刚要开口,黄树壮瞪了他一眼:“走,先回饲养室。”

说完拉着文穆杨,就三步两步下了大坝,而穆皖生拿着果匣,一屁墩坐着沙车才滑到了坝底。

三人来到饲养室大门口,“啪啪”文穆杨打门:“姥爷,大师傅二师父,穆叔来了。”黄树壮一听,还是父子连心啊!

听到文穆杨喊声,正在喂牲口的文三叔,放下装草料的簸箕,正在铡草的袁超温和张丰东也停了下来,三人就朝饲养室大门外走来。

文三叔打开大门,“噗通”穆皖生跪在了地上,“梆梆”磕了三个响头:“三爷,袁叔,张叔,黄叔,谢谢您们。”

“你这孩子干什么,快起来快起来。”文三叔上前搀起穆皖生。

“丢、丢、丢,穆叔,你都这么大了还哭鼻子,丢死人了。”旁边的文穆杨用手指刮着脸,笑话着穆皖生。

穆皖生站起身就要抱文穆杨,被袁超温一伸手阻止了:“你这么大人了就不能冷静点,到屋里去再说吧!”

文三叔接过穆皖生手里果匣,几个人就向正屋走去,一边走,穆皖生一边摸着文穆杨的头,显出父亲的慈祥,文穆杨也拉着穆皖生衣摆,一蹦一跳的显得非常快乐。

到了屋里,文穆杨就接过了文三爷手里的果匣,“穆叔叔,这是什么啊?”看着孩子的小模样,穆皖生鼻子一酸,儿子这么小,太苦了他了,以后一定要让他幸福快乐,吃好多好多好东西。

穆皖生赶忙拿起一盒果匣:“三爷,这盒儿是孝敬您的。”文三叔推脱:“看你大老远的还带东西给我。”

穆皖生双手递给文三爷:“三爷,这是应该的,您就甭客气了。”

随手穆皖生把另外一盒果匣打开,拿出点心,先给三爷一块,又给袁超温、张丰东、黄树壮一人一块,最后递给儿子,穆皖生眼泪围着眼圈转,哽咽着对儿子说:“穆杨,这是叔叔从九城带

回来的点心,可好吃了,你多吃点。”

文穆杨接过点心,放在鼻子下闻了一下,又递给穆皖生:“穆叔叔,您先吃!”穆皖生一听,猛地转过身,大颗的眼珠瞬间流了下来。

“好了穆杨,以后你好好学习,考到九城去念书,什么好吃的都有。”“我会的二师父,以后到九城念书,我买好多好多好吃的,拿回来孝敬您们,带给妈妈和弟弟吃。”

几人听了鼻子都是一酸,毕竟穆杨还是孩子啊!难得一片孝心。

袁超温一见:“穆杨,赶紧吃吧,多吃几块,吃了好有劲练功,一会儿再带给妈妈和弟弟两块。”

说完一拉穆皖生袖子:“你们先吃着啊,我和皖生到外面说会话儿。”

说完拉着穆皖生就出了屋,俩人来到草垛旁:“皖生,不是跟你说了吗?见面你要克制,虽然穆杨还是个孩子,但他聪明着呢,万一让他察觉点什么,你走了没事了,他还这么小,心灵会受到伤害的。”

“袁叔叔,我实在控制不住啊,穆杨这么小。”“你别操心了,我都安排好了,你都多长时间没见了?我早都叫他跟文三叔到他家里去跟文兰一块住了,都叫文兰妈了,就是文兰的孩子了,他也知道爸爸到外地工作去了,后秋就回来了,他还小也没起疑心。”

袁超温拍拍穆皖生:“我知道不能让他从小就没有母爱,到后秋爸爸鸣凤嘉就回来了,大人好说,孩子一见父亲,他就会高兴了,就会快乐成长的,你就放心吧!”

穆皖生明白了:“那谢谢你袁叔叔!”“没事,他的功课我们三人都安排好了,让文三叔来回带着他,既不耽误感情,也不耽误练功。”

穆皖生给袁超温鞠了一躬:“袁叔叔,让您们跟着受累了。”

“你和张殿斌什么时候去劲县报道?”穆皖生回道:“高参谋说六月底。”

袁超温一沉思:“嗯,还有一个来月,你不要和他一起去,要分开走,要和张殿斌保持距离,他干什么你也不要干涉。”

穆皖生点点头,袁超温又说:“分队时你要求去学军事战略战术科目,努力强化在战术方面的训练,尤其是冰雪丛林战,毕业后不要留校,要去北部边疆部队,等打过仗后,你的人生道路就会平坦了。”

穆皖生稍微了解一点袁超温:“袁叔叔,北边要打仗了吗?”袁超温一摆手:“这不是你操心的事,我给你讲的话,你心里记着就行了。”

穆皖生还问:“袁叔叔,我是知道了,那杨倩茹她呢?”

穆皖生知道袁超温神算子称号,什么事看的都很准,就想问问以后的事。“先管好你自己吧,倩茹的事,就顺其自然吧,有些事不能逆天,你还没那资本。”

“可是袁叔叔?我想…。”袁超温知道穆皖生的想法,可是有些事,是不能说的,尤其现在这个环境,还是少说为好。如果说多了,对他们以后的成长也不利。

“皖生,穆杨有我们三个呢,你大可放心,你就安心的去上你的学吧,其他事就顺其自然吧。”

穆皖生一听袁超温再不愿多说,就打住了其它话头:“那袁叔叔,穆杨就拜托您们了,我有时间可以回来看他吗?”

袁超温一摆手:“尽量不要来看他,我不是说要过二十年吗?忍一忍就过去了,倒是文三叔年纪大了,你有机会可以尽尽孝心,等穆杨大了,那时他…你们就可以见他了。”

穆皖生一看没什么可问出来的了:“袁叔叔,那我就不回屋见他们了,我先回知青点去了,明后天回九城。”

“行,你就回去吧,省的见了还伤感,哦对了,见着穆部转告他两句话。”袁超温说着拿起一根木棍,刷刷在地上写了:“虽郑原古东月定,闻小幺坷中顶台。”

写完了也不知穆皖生看清没有,就用脚底一抹,什么都没了:“好了,你回去吧,我进屋和他们说一声。”

袁超温知道穆皖生对文穆杨的感情,就并没有交代他太多,而是转身进屋去了。

进了屋袁超温就问:“穆杨,好吃吗?”

只见文三叔坐在炕上抽烟,张丰东黄树壮坐在桌前,文穆杨站在炕沿前吃着点心,炕边还放着三四块点心。

“好吃。”说着拿起一块点心:“大师父,您也尝尝。”袁超温摸着文穆杨脑袋:“好孩子,大师父不饿,好吃你就多吃点,不过,吃完要漱口,太甜了对牙不好。”

“嗯,放心吧大师父,我知道。”

穆皖生进了点,只听连部里喊声连天,“喝,喝,不喝是孬种。”

穆皖生推门进去一看,只见桌子前围着五六个人,各个喝的脸红脖子粗的,一排长牛树正捏着二排长朱今耳朵,拿着酒碗要灌他酒。

其他几个人正呐喊助威,二排长朱今一看穆皖生进来了:“穆皖生,快来救命啊!”几个人一看穆皖生来了,赶忙放下酒碗。

“穆皖生,你小子怎么才来啊,罚酒,罚酒。”三排长韩起端着酒碗,朝穆皖生走了过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认罚。”说着接过三排长韩起酒碗,一扬脖半碗酒就干了下去,“好,但你来晚了罚一碗可不行,再来一碗。”

副连长王西辉也端着酒碗走了过来,穆皖生二话没说,接过酒碗又干了。

大家鼓掌起哄,“不行不行,三碗不过岗,再来一碗。”指导员李纹友端着酒碗递给了穆皖生,已连喝了两碗的穆皖生,这时已晕乎乎的了,眼前看人都重影了。

“指导员,穆皖生已连喝两碗了,让他吃口菜,来,哥几个,咱们一起干一碗。”连长张殿斌说话了,“干,干。”

几个人一起端起酒碗,穆皖生和大伙挨个碰了一下,就干了。

干了这碗,穆皖生觉得头晕目眩,酒劲儿直往嗓子眼儿涌,赶忙坐在了椅子上,吃了几口菜压住了往上涌的酒劲儿。

几个人划拳猜梦喝的天昏地暗,最后东倒西歪的被文书通讯员连抬带拽的送回了宿舍。

也不知什么时候了,穆皖生睁开眼一看,屋外满天星斗,屋内鼾声如雷,穆皖生悄悄地下了床,来到连长张殿斌门前。

只听屋里有说话声,便敲敲门走了进去,一看张殿斌和谭志刚正坐在屋内说话,“皖生醒了?没事吧?”

张殿斌拍拍床,示意穆皖生坐。“没事,连长,还是你酒精考验,不像我喝点儿就醉。”穆皖生拍了张殿斌一个马屁。

因为谭志刚知道连长和穆皖生都要离开点了,肯定还有话说,就站起身:“皖生,以后可别忘了拉兄弟一把,你们聊,我去睡觉去啦。”说完,也没等穆皖生说话,就拉开门出去了。

“皖生,这边的事我已经找指导员沟通好了,你还有什么事吗?”“没有,回来主要就是想和弟兄们见个面,告个别,没想到这第一面就喝蒙了,明天可不喝了,太难受了。”穆皖生摆着手说。

张殿斌拍拍穆皖生:“我看你小子这酒也没练出来,这么着,你明儿早晨出操时,去和指导员打个招呼,让指导员在队伍面前宣布一声,然后你就走吧。”

“那你呢,你什么时候走?”“我得等三四天,新连长来了之后做个交接再走。”

俩人聊着聊着都下半夜了,张殿斌一看穆皖生哈气连天:“皖生,回去睡觉吧!明早还得早起呢!”说着拉开抽出,拿出盖好章的简历表递给穆皖生。

穆皖生也没矫情:“那好,连长,我先回去睡了,你也早点睡,明早我就早起走了,咱俩劲县学校见。”

张殿斌由于也喝了不少酒,竞没听出穆皖生说话和口气的变化,就把穆皖生送出了屋。

第二天穆皖生起了个早儿,把指导员堵在了床上,和指导员告了别,也没和其他人见面,就背着背包去火车站了。

穆皖生到了九城陪父母待了一段时间,就踏上了新的征程。

喜欢关联请大家收藏:(www.kanshuwo.net)关联看书窝更新速度最快。

关联最新章节 - 关联全文阅读 - 关联txt下载 - 冀秧的全部小说 - 关联 看书窝

猜你喜欢: 暖风不及你情深最萌撩婚:国民老公限量宠亿万宠溺:腹黑老公小萌妻他的情深似海迷情总裁步步紧逼制霸星际万人迷你是我的一见倾心误惹豪门:爵少的迷糊新娘宠婚撩人:腹黑老公诱妻成瘾独家蜜婚学霸女神超给力后来偏偏喜欢你暗恋成婚:男神宠妻如命蜜枕甜妻:老公,请轻亲!野性小叔,别乱来!王牌一对一:陆少,你出局了!溺爱成婚:帝少宠妻如狼宠妻无度:总裁遇上偷心贼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军嫂重生记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情到水穷处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军门燃情:痴汉男神宠妻录一胎二宝:爹地,你不乖陈立农:你是我最甜的浓糖
完本推荐: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全文阅读末世异神全文阅读民国之文豪崛起全文阅读末世大回炉全文阅读王者荣耀之横扫无敌全文阅读慕少,你老婆又重生了全文阅读杀手房东俏房客全文阅读奇刑录全文阅读网游之逆天戒指全文阅读宿主请留步全文阅读都市最强装逼系统全文阅读凤帝九倾全文阅读惊世毒妃:轻狂大小姐全文阅读快穿:皇后只能我来当!全文阅读军爷有色之娇妻难宠全文阅读老子是一条龙全文阅读玩转次元位面全文阅读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一笙有喜全文阅读我在末世有套房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韩娱之透视未来史上最强手机地图我在异界有座城疯狂升级系统帝神通鉴盛宠不停:将军的种田小娇妻玄天魔帝吞天龙王重生之战神吕布至尊剑皇九阳战皇暗黑破坏神之毁灭三国之巅峰召唤重生之完美未来超级全能学生进化之眼天芳带着农场混异界天庭临时拆迁员重生无冕之王末日乐园小农民大明星都市剑说学霸的黑科技系统黑莲太后传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无限猎场猛卒我真不是学神名侦探柯南之从心出发

关联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关联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关联txt下载手机版 - 冀秧的全部小说 - 关联 看书窝移动版 - 看书窝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