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看书窝 >> 关联 >> 打架

文穆阳拿着手巾蹦蹦跳跳的出了饲养室大门,穿过树林子来到了大坝边上的大水坑边儿。

大坑呈圆形,是修建大坝时挖土形成的,有三四十米直径,五六米深,下雨积水就形成了。

由于前几天下雨,大坑存满了水,水面风平浪静,墨绿色的水看不见底儿,但水面显得很干净。

文穆杨四周看了看,没有人,便盘腿坐在了大坑边的沙土地上,先练了一会儿吐纳功,等汗消了再下水。

一会儿工夫文穆杨睁开眼收了功,往大坝上树林里看了看,见没有行人经过,就脱了衣服挂在了树上,“噗通”一下下了水。

文穆杨可没敢一个猛子扎进去,他常来洗,坑底有苲草,万一让坑底苲草缠上腿脚很麻烦。

文穆杨先慢慢凫了一会儿,就躺在了水面上看着天,迷迷糊糊闭上了眼,但可没睡着。

这时,四五个半大小子,一人抱着一捆干树枝,手里拎着打干树枝用的木棍子,从大坝上下来朝大坑走来。

“天快黑了,咱们赶紧洗,洗完好家走。”其中一个岁数大一点的人说,几个人走近大坑,扔下干树枝和木棍子,也没看到树上挂着的文穆杨衣服,就准备脱衣下水。

其中一个眼尖的指着大坑:“快看,水里有个死人。”“哪呢?哪呢?”五个人挤到坑边,其中一个人指着水面飘着的文穆杨:“那不。”

“是死人吗?是吧?不死怎么飘着不动呢?”其中一个小子胆大,拿起手中的木棍子,就朝水中的文穆杨扔去。

文穆杨虽然迷糊着,可是早就练成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木棒的破空声音,文穆杨瞬间听到,身体立刻本能的一挺,文穆杨就站在了水面上,看着几个人。

文穆杨一看坑边有人,马上身体又落到水里,只把头露在水面,站在水面可别把人家吓着,用手一指他们:“干嘛呀?想打死人呐?”

几人人一听是个孩子声音,“小兔崽子,你想吓死人啊?躺着也不动活儿?”其中一人骂道。

“你骂谁小兔崽子呢?我洗澡管你们什么事?”文穆杨在水里反击。

“嘿,小兔崽子,还敢顶嘴,就骂你呢。”

文穆杨一听,左一个小兔崽子,又一个小兔崽子,你骂惯嘴了吧?就有些来气了。

“你再骂一句?”几人一见小孩还不服气,就起着哄,手拿棍子比划着,要打文穆杨的劲头儿。

文穆杨一想算了吧!师父经常教导要以武修德,不能和他们一般见识,就又慢慢凫着水,不理他们了。

坑边五个人一看文穆杨不理他们了,就更加来气,被一个小孩无视了,其中三个胆大的,脱了衣服往地上一扔,光着屁股就下了水。

仨人一边向文穆杨击着水,一边骂着:“小兔崽子,别跑,灌死你。”

文穆杨一看,我不理你们,你们还来劲了,就一个猛子钻进水里,抓出一把苲草,用力甩向三人:“滚。”

苲草纷纷在三人头顶落下,可文穆杨没用内力,因为伤了人就不好了。

坑边没下水俩人一看,文穆杨用苲草砸那三人,就拿起木棍子向文穆杨扔去,其中一根木棍子旋转着飞向文穆杨,另外一根扔得劲头小了点,直接砸向了自己同伴儿头顶。

文穆杨一见不好,如果砸脑袋上可就麻烦了,文穆杨窜出水面,把砸向自己的木棒用脚一踢,木棒见力反转飞回,“啪”的一声,两根木棒撞着飞向坑边两人,水里人得救了。

坑边二人一看,木棒又飞回来了,“妈呀。”吓得赶紧往树后跑,可还是跑慢了,俩人屁股“啪”的一声,实实惠惠挨了一棍子。

水里三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拼命的划拉着头顶落下的苲草。

坑边二人根本不知道木棒怎么回来的,捂着屁股莫名其妙,水里的三人,游的离文穆杨还有三四米远了,因为文穆杨没动。

仨人见小孩子没动,就开始向文穆杨拍水,文穆杨一见,真是好心没好报,救了你们还没完没了。

文穆杨踩水露出上半身,用太极推手,一浪接一浪向三人涌去,三人就像被大海里大浪打击一样,上下浮动,呛了好几口水,别说拍水了,就是稳住都不可能了。

“鬼啊,水鬼。”吓得赶紧掉头往回游。

坑边二人一看坑里波涛汹涌,水里三人像小树叶一样忽上忽下,“妈呀,这是怎么了?快上来!快上来!”

二人四处找树枝子,想拉同伴上来,抬头一看树上挂着衣服,高个子伸手摘了下来。这时三个人连滚带爬的出了坑,慌忙穿上了衣服。

文穆杨一看他们拿了自己衣服:“喂!衣服放下,那是我的。”

三人一听是人话,不是水鬼啊,便又镇定下来说道:“嘿嘿,小兔崽子,闹妖吓唬我们,不给你衣服,看你怎么回家。”

文穆杨一听:“你们讲不讲理啊,我救了你们,你们还拿我衣服?”

这时文穆杨已游到坑边,一个人拿棍子指着文穆杨:“你的,那写着呢?你叫它它答应吗?”

文穆杨来气了:“你们纯是流m,怎么这么不讲理啊?”

其中一个一指文穆杨:“讲理,你刚才用水淹我们怎么算呐?”

文穆杨也指着他:“淹你们活该,谁让你们拿棍子打我的。”

另一个也说:“你不装死吓唬人,我们能打你啊?”

文穆杨急了:“别废话,把衣服给我。”

这小子举着衣服:“小兔崽子,就不给你,你能怎么着吧?”

文穆杨一听又骂自己小兔崽子,“嗖”的一声窜出水,出手如电向衣服抓去。

“嘶啦”一声,衣服是夺过来了,可是裤衩被撕了个大口子,瞬间成了裙子了。

文穆杨还是小啊,“你陪你陪,你赔我衣服,”说着眼泪下来了。

“陪你个屁。”这人说着把半截裤衩扔在了地上,文穆杨真的火了。

只见文穆杨光着屁股上前,“噗噗”几下子,五人还没反应就全倒在了地上,文穆杨上前把他们衣服全都扒下来卷个卷,“嗖”的扔到了树尖上,穿好背心和半截裤衩,抹着眼泪向着饲养室走了。

文穆杨也没下狠手,几个人只是被暂时点了穴,一会儿就会好。

其中那个岁数大点的,一看文穆杨要走,就想站起来,可是浑身没劲,张嘴就喊:“哎,有种你别走?咱们真刀真枪比比,玩阴招算什么能耐?”文穆杨没理他们,继续走了。

经常骂文穆杨小兔崽子那人挣扎了几下,也没站起来:“小兔崽子,报上名来,我们好找你算账。”

走了几步的文穆杨,一听又骂自己小兔崽子,猛地一转身,拿起手中的毛巾跑过来,“啪啪啪”几下子,就把骂自己的那人抽了个满身血印子,“叫你骂,叫你骂。”

那人尖叫的喊:“哎呦,哎呦,别打了,别打了,我认怂,别打了。”

年岁大点的那人一看再打就要出人命了:“小朋友,小朋友,别打了,给我个面子。”

文穆杨停了手走上前,“啪”给年岁大点那人解了穴道,冷冷的看着他。

那人站了起来:“小朋友,看样子你练过武,还挺厉害,敢不敢跟我大哥比比?”

文穆杨瞪着他:“你大哥谁啊?”

“你先说敢不敢吧?”

文穆杨想起师父常教导的,不要争强好胜倚强凌弱,走过去又“怕怕”几下,把其他几人穴道解开扭身就走。

“怎么?怕了?”文穆杨还是没理他们,“欧,胆小鬼!”几个人开始起哄文穆杨。

文穆杨一听,性子也上来了:“你大哥在哪?”

年岁大的那个看看天:“马上天黑了,你要有胆儿,明个这时候还在这,怎么样?敢来吗?不敢来就认怂。”

文穆杨小犟劲也上来了:“好,一言为定。”说完扭头就走。

年岁大的抬头看看树:“喂等等,把衣服给我们摘下来啊?”

“自己摘!”文穆杨说完跑着走了。

“小兔崽子,你?”这声骂文穆杨没理他。

文穆杨跑回饲养室。文姥爷、三位师父都吃完饭了,在院子坐着说话,黄树壮一见文穆杨眼红红的穿着半截裤衩,“怎么的小子!洗个澡把裤衩都洗半拉了?”

文穆杨没说话,想进屋换裤子,袁超温拦住他说:“怎么回事穆杨?”

“大师父,我!”文穆杨低头没敢看大师父。

“是不是跟人打架了?”

“大师父,是他们先招我的!”

文姥爷一听马上站起身拉着穆杨,左看看右瞧瞧:“没受伤吧?”

“没有姥爷!”

黄树壮一笑:“把穆杨打伤?三叔!您别看穆杨小,能把他打伤的人可不多,是不是穆杨?”

“老三,你就别护着他了。”

黄树壮摸着文穆杨:“穆杨,怎么回事具体说说?”文穆杨就把前后经过说了。

黄树壮一听:“呦呵,还找人要教训穆杨,谁这么大能耐?”

“他们没说,只说明晚见。”

黄树壮一拍手说道:“好,明晚我陪你去会会他!”

“老三?”袁超温责怪的看了一眼黄树壮,又对着文穆杨说:“穆杨,咱们练武是为了什么?”

文穆杨小声的说道:“大师父,强身健体。”

袁超温拍拍文穆杨说道:“对啊!所以说,练武者不单强身健体,还要遵循武德,武德是什么?就是公平、公道、正义,不能逞英雄装好汉,要有宽广的胸怀,要以理服人,绝不能持枪凌弱,要磨练自己的意志,不能争勇斗狠,要尚武崇德,修身养性。”

“大师父,我记着了,下次不会了。”

文三叔看着文穆杨那可怜样说道:“好啦好啦袁大师,叫孩子先去吃饭吧!走穆杨,跟姥爷进屋吃饭。”

黄树壮问:“大哥!这四邻八村的,没听说有高手啊?”

张丰东一点黄树壮说道:“你个老三,你忘了‘高手在民间’这句话了。”

“得了吧二哥,这是你们读书人说的,跟武林高手不是一码事。”

袁超温一听赶紧岔开话儿,“老三,别掉以轻心,穆杨还小,没多少实战经验,明晚你跟着去瞧瞧,别让穆杨吃了亏!”

“行大哥,明晚我给穆杨观敌瞭阵,看看是什么样的高手?”黄树壮气哼哼的说。

一夜无话。第二天几人还是正常训练穆杨,文穆杨也没把晚上的事放在心上,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看着天快黑了,黄树壮倒着急了,“穆杨走,去会会他们去。”说完二人就向大门外走去。

文三叔不放心叮嘱黄树壮说道:“老三,一定要看好穆杨。”

张丰东一看袁超温也说:“袁老师,你不去看看?也检验一下穆杨的实力?”

“我就不去了,老三跟着就行了,我去万一碰见熟人不好办。”

张丰东也没在意袁超温话里的话。

黄树壮和文穆杨俩人进了树林子,老远就看到坑边站着几个人。“穆杨,你自己先过去,师父在旁边看着,别害怕。”说着黄树壮就躲到了树后。

文穆杨刚想说话,一看师父不想露面,就很快来到坑边,离那几个人五六米远站定了。

其中一个人看见文穆杨过来了:“你怎么才来啊?天都快黑了。”

只见这几个人当中,一个二十出头,穿着红跨栏背心,胸前肌肉鼓得老高,胳膊疙疙瘩瘩长着横肉,腰扎军用腰带,下穿绿军裤,脚蹬军用胶鞋的人,抱着膀子站在五人之中,显得威风凛凛。

“宋青,是他么?他能把你们几个给打了?”红背心漏出疑惑的眼神问同伴儿宋青。

“就是他,大哥,你别看他小,可是他会功夫,我们五个都没打过他!”宋青有些胆怯的说。

红背心指着他们几个:“红魅,你们几个跳水里自尽得了,连个孩子都打不过?”

“大哥,不是我们怂,是他真厉害!我们尽全力了。”红魅是红背心亲弟弟。

红背心不信,“真的吗?小孩你过来,我让你双手,你只要把我摔倒喽,他们都拜你为师。”

文穆杨一听,让我双手?你吹牛不上税啊,“不用让我也能把你摔到。”

红背心一听,“呵呵,好大的口气,你上,只要把我搬动地方,就算你厉害。”

“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

“不反悔,你上。”红背心说着就半蹲身子,扎了个马步。

文穆杨慢慢走到红背心面前:“那我搬了?”

旁边叫红魅的又说话了:“你费什么话,赶紧搬吶?”

文穆杨一哈腰,小手抓住了红背心脚踝,红背心低头一看,文穆杨手小,根本抓不过来自己脚踝,就放松了精神。

没想到霎那间,红背心觉得脚踝一紧,自己“嗖”的窜了起来,红背心不愧是练过,空中一提气,大鹏展翅般慢慢落地。

刚才红背心那一下子,要是普通人,窜起来掌握不好平衡,落下就得把腿摔折了。

不过文穆杨在地下看着呢,哪能叫他摔着呢?

红背心一看这小孩子确实厉害,平时和战友们训练,想让自己挪地方,那也是很难的,没想到自己竟让一个小孩儿给举起来了,还窜上去好几米,丢人呐。

旁边几人一看,都目瞪口呆,这小孩儿劲儿太大了,竟把大人举起来了?他们几个哪里知道什么,只有红背心心里明白,这小孩很扎手,很难对付。

红背心落地后,为了找回面子,出手如电直接抓向文穆杨头顶,文穆杨滴溜一转,躲开了,随后一个侧踹,直接踢到了红背心小腿上,钻心的疼。

红背心不甘示弱一个侧踹,文穆杨一掌拍在了他脚面上,红背心心想:今天这人是丢大发了,一下都没打着别人自己却挨了两下子了。

红背心一看不能大意,全神贯注集中精力,和文穆杨比划起来,你来我往当中,文穆杨一直进攻,不管红背心怎么躲闪,只要文穆杨想打他那地方,他那地方怎么都躲不开。

因为文穆杨个小又没用轻功,够不着头部,就没向他上部进攻。

一会儿红背心见汗了,我不能输给个孩子啊,看着空档,急着扭身,“嗖嗖”就上了树。

可是红背心还没爬几下,文穆杨“砰”的一把拽着他的脚,硬把他拉了下来。

红背心急了,落地瞬间手脚并用连环腿追风掌打出,文穆杨没适应过来,连连后退,旁边几人一看红背心反守为攻,“好,好。”起上哄了。

远处树后观战的黄树壮一看文穆杨要吃亏,大喊一声:“住手。”从树后闪身走了出来。

喜欢关联请大家收藏:(www.kanshuwo.net)关联看书窝更新速度最快。

关联最新章节 - 关联全文阅读 - 关联txt下载 - 冀秧的全部小说 - 关联 看书窝

猜你喜欢: 陈立农:你是我最甜的浓糖幸孕甜妻:总裁买一送三重生贵妻:帝少的心尖宠军嫂重生记学霸女神超给力晚安,总裁大人暗恋成婚:男神宠妻如命错嫁替婚总裁快穿:我只想种田新婚1001夜:吻安,总裁大人隐婚甜宠:大财阀的小娇妻娇蛮女总俏佳人帝少宠妻,套路深!宠婚撩人:腹黑老公诱妻成瘾甜心嫁一送一:总裁,请签收!重生当学神,又又又考第一了!惹爱成瘾逃婚99次:萌宝送到,请签收亿万宠溺:腹黑老公小萌妻反穿之军医媳妇娇娇宠重生军营之王牌军婚分手妻约第一爵婚:深夜溺宠BOSS好声音:老婆耳朵要怀孕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婚后宠爱:霸道总裁强势宠
完本推荐: 都市至尊全文阅读活在诸天全文阅读一切从斗破苍穹开始全文阅读蔓蔓婚路全文阅读春野小农民全文阅读天后小青梅:竹马大叔,要抱抱全文阅读都市枭雄系统全文阅读重生豪门:陆少强势宠全文阅读以爱情以时光全文阅读点这开宝箱全文阅读纯情丫头火辣辣全文阅读王牌女助全文阅读道辟九霄全文阅读超级兵王全文阅读斗破之传奇再起全文阅读万世妖尊全文阅读英雄联盟之观战系统全文阅读俗人重生记全文阅读你曾是我唯一全文阅读不良娇妻:老师,晚上好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帝神通鉴深蓝与微光至尊特工重生之完美未来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我的冰山美女老婆恶魔就在身边余生有你,甜又暖天才神医宠妃一剑斩破九重天第一侯我从凡间来至尊剑皇英雄联盟:我的时代九天神皇玄天魔帝另类保镖:美女总裁爱上我极品全能学生我的冷傲总裁老婆猛卒重生野性时代秘宝之主箭魔永恒圣帝联盟之辅助之神狂探都市剑说无限猎场都市阴阳师从超神学院开始的穿越日常

关联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关联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关联txt下载手机版 - 冀秧的全部小说 - 关联 看书窝移动版 - 看书窝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