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看书窝 >> 有生之年 >> 完

周四一天, 万昆不见人影。

不过他并没有跑,他还在工地,在辉运一期干活。陈路早上的时候问万昆,之前的事情有没有什么差错, 万昆告诉他没有。

可是下午的时候,他们两人得了空,坐在外面抽烟,万昆跟陈路说, 可能自己明天会离开。

陈路直接站了起来, 居高临下地看着万昆。

“你还说没事!?”

万昆左手拿着烟,右胳膊小心地搭在一旁。他胳膊本来没有好利索, 自己在何丽真那拆了石膏, 结果第二天早上胳膊肘就肿了,何丽真让他去医院, 他嘴里答应,出门就忘了。

“到底怎么回事?”陈路急着问。

万昆说:“没什么。”

陈路一字一句地对他说:“万昆,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但我是拿你当朋友的。”

万昆看着他,说:“哥,我是拿你兄弟的。”

陈路动容, 又吸了一口烟, 看了看远处的垃圾堆, 那里正有个捡破烂的老头, 埋着头挑垃圾。现在辉运一期装修的人家特别多, 垃圾桶那每天都堆满了装修的边角料。

陈路看了一会,转过头。

“你告诉我,到底出什么事了。如果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你说。”

万昆说:“没有能用得着你的地方。”

平日陈路很喜欢万昆那种沉稳劲,可今天看着他这样却是异常地烦躁。

“哥。”万昆蹲在石阶旁,弹了弹烟灰。

陈路转头看他。

万昆把烟放到嘴里,说:“就算没有这个事,我也会走的。”

“什么意思?”

“这次只不过提前了一点。”

“不是……”陈路还是不懂,“之前、你之前,你不是说——”

万昆好似听不到他说话一样,脸色至始至终都没有变过,他的目光落在中央的那块喷泉池上,淡淡地说:“遇到这个事,只不过是提早一点而已。”

“怎么?”陈路蹲下,“那伙人往你身上赖了?”

万昆静了一会,陈路忍不住说:“你倒是说话啊!”

万昆站起身,把烟吐了,深吸一口气,舒展了一下身体,对陈路说:“没赖,就是想通了。”

“你想通什么?”

“想通我不能留在这。”

“为什么?”

“太舒服了。”

陈路又糊涂了,“舒服怎么了?舒服不好?”

万昆也不知是回答陈路的话,还是自己在自言自语,他低声说:“这舒服都是假的。是我太窝囊,太贪,自欺欺人。留在她身边,永远不可能真正开始。”

“你到底在说什么?”

“哥。”万昆转头,看着陈路,说了短短四个字。

“我要走了。”

陈路说不出话了。

惊愕还在,疑问还在,全都在。

可他说不出话了。

万昆似乎就有这样一种特质,他不轻易做决定,做了,也不会再轻易更改。

陈路知道,问也没用。

白问。

“什么时候啊……”

万昆回想起何丽真的话,说:“明天是周五了。”

“对啊。”陈路说,“你不会明天就走吧。”

万昆说:“嗯,明晚吧。”

“去哪?”

“不知道。”

陈路吸了一口冷气,“不知道!?”

万昆说:“走哪算哪吧,可能会再往南走点,那边机会多。”

“不是,我说,你连去哪都没定就出去打工?”

万昆满不在乎地嗯了一声。

“那家里呢?已经跟家里说好了?”

万昆想起那个家,那个爹,自己忍不住笑了一声。

“他现在巴不得我早点走,永远别回来。”

“……”

天色渐暗,万昆穿了外套准备走,陈路说:“回家?”

“不,今天我住工地。”

陈路和万昆搭伴往辉运二期的工地走,路上,两人都沉默。陈路还是没有从万昆要走的事情中缓过神来,万昆是诸事压身,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

“万昆。”

快到工地的时候,忽然有人叫万昆。陈路和万昆同时停住,回头看。

何丽真就站在后面不远处。

陈路下意识地看了万昆一眼,发现后者目不斜视,全部的注意力都在那个女人身上,自己识趣地拎着东西先走了。

何丽真走过来时,万昆还没动,就那么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离开已是注定,能多看一眼都是赚的。

何丽真也没有多说什么,拉着他的手,说:“吃个饭吧。”

万昆说:“你想吃什么?”

何丽真像模像样地想了一会,说:“学校旁边的麻辣烫吧。”

万昆一脸复杂地看着她,“吃什么?”

“麻辣烫啊。”

“……”

何丽真笑了笑,抬手弹了他脑门一下。

“傻了你啊。”

何丽真个子矮,弹万昆的脑门得踮起脚来,她声音软软的,动作轻快,好像是想给他提醒,又不忍心用力,斟酌着松开细细的手指,钉在万昆坚硬的脑壳上。

万昆就觉得自己头盖骨轻轻地一声响。

心本来坚硬如石,这时却碎开了。

何丽真拉着万昆的手,往那家麻辣烫店走。

天气一冷,店里的人就多了起来,万昆和何丽真挤在角落里,点好了菜,坐着等。

何丽真看着万昆,说:“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

万昆回过神,想说些什么,可张了嘴,却不知从何说起。

何丽真笑了笑,也不催他。

麻辣烫端上来,热腾腾的。

何丽真掰开方便筷子,挑了挑里面的面条,跟万昆说了句:“吃饭了。”

旁边的客人在高声聊天,显得他们这桌更加安静。

万昆拿起筷子,低头吃。

麻辣烫的热气熏在万昆的脸上,让他觉得很热,热得太阳穴发胀。

他抬起头,看见何丽真的脸也红扑扑的。

这场面似曾相识。

万昆怔怔地想着,如果一切有起点的话,应该就是这里了。

不!

念头刚刚冒出,他就否认了。

不是这里。

要比这更早。

“万昆……”

他们两人中间,隔着一层若有若无的热气,何丽真的神情稍稍有些朦胧,但温柔依稀可见。

“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话么。”

万昆看她看入迷了,哑声说:“……记得。”

何丽真笑着说:“你都不问是哪句,就记得。”

“不管哪句,我都记得……”

“是么。”何丽真依旧笑着,“那你一定记得,当初我告诉你,等你还完欠我的,天大地大,你哪里都能去。”

万昆终于动了,他抬头,看着何丽真。

“哪都能去,换句话说,就是没地方可去。”

何丽真垂下眉角,不再笑了。

万昆说:“你还在生气么。”

何丽真没有说话。

“我知道……你心里还是有气的。”万昆伸直胳膊,拉住何丽真的手,何丽真想往回缩,可万昆没让。

他的手很大,很硬。

也很暖。

何丽真死死地低着头。

“我舍不得……”她不敢看万昆,连声音都像只小猫一样,万昆看不到她的脸,却也知道她哭了。

何丽真不想在外面丢人,拼命地忍着,忍到手都抖了。

“我舍不得你走……”

事先想好的那些鼓励的话,还是没有说出口。何丽真酝酿了一天,最后临门一脚,还是败了。她很想把手里这碗麻辣烫扬在他的身上,骂他一句畜生。

一句混蛋。

心墙一崩,何丽真的眼泪再也止不住。

她脸上更红了,像一朵绽放在晚秋的花,结局不用预料。

万昆握着何丽真的手,静静地看着她。

他没有哄她,甚至没有安慰她。

看着这样的何丽真,他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念头,居然是安心

接连的事情,让他几乎开始厌恶自己,可就在这个时候,这个女人,居然还待他如此。

在他身无长物,几乎潦倒至死的时候,这个女人,居然还肯这样哭泣。

他安心了。

何丽真忽感万昆手用力,拉着她过去。

他们身体前倾,万昆像是说一个秘密一样,对她说:

“何丽真……你知道么。”

他的声音蛊惑又执著,目光带着一股近乎癫狂的意味。

他轻轻咧嘴,笑得狠,笑得邪。

“有生之年,你再爱不上别的男人了。”

一句话,盖棺定论。

何丽真忘记那天自己是怎么回家的。

他们在麻辣烫店门外分开,两人各回各的地方。

她只记得,那晚她失眠了。

一整夜,她睁着眼睛,看着漆黑的天花板,睡不着觉。

午夜,万籁俱寂。

何丽真回想从前,从最近的开始回想,一点点往回推。

她脑海中浮现了好多好多场景。

那条小巷、操场、学校外的烧烤店。

商场、客厅、吹着冷风的玉米地。

还有那个夜晚,她站在车边的那次回眸。

【有生之年,你再爱不上别的男人了。】

何丽真捂住自己的脸,在黑夜中,一下一下数着自己的呼吸。

清早,何丽真头沉沉的,拎包上班。

走廊里,何丽真跟蒋主任不期而遇。蒋主任刚要开口,何丽真就说:“我知道了,东西已经收拾好了,今天上完课,我就走了。”

蒋主任皱着眉点点头,又说:“学生那边,你就不要透露了。”

蒋主任要走,何丽真停了一下,多问了一句:“主任,学校已经跟他的家里联系过了么。”

“还没。”蒋主任说,“下周吧。”

何丽真轻轻地说:“那就好……”

总要安安心心地走。

何丽真上午到底没有坚持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一觉把午饭都睡过去,睁开眼,已经两点。

她慌忙地爬起来,跑到厕所。

镜子里的女人有些憔悴,右边脸上还有深深的红印。

何丽真洗了一把脸,回到办公室,从包里拿出一个小袋子,又回到厕所。

现在正在上课,厕所没有人。何丽真关好门,开始换衣服。

从厕所出来,她到镜子前整理了一下。

一条蓝蓝的连衣裙。

在这个季节,穿连衣裙,有些冷了。

可无所谓了。

回到办公室,屋里只有胡飞一个人,他看见何丽真,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何老师……你、你这是——”

何丽真冲他笑了笑。

下课铃响了,何丽真抱着书本,往外面走去。

走廊里的学生跑来跑去,何丽真抱着书,往六班走。

墙壁上半截绿色的漆,下面满是脚印和球印,一切好像回到最初。

何丽真问自己,你的心情呢。

她走进教室,屋里吵吵闹闹,学生玩成一团,没人注意到她。

何丽真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最后一排。

同样在几个男生的缝隙中,同样是一抹白色的衬衫。

今天放晴了。

他身旁的窗户半开着,阳光照在他的白衬衫上,亮极了。

风吹过旧窗帘,帘尾扫在万昆下颌上,他动都没动一下。

你说这不是轮回,不是命,她都不信。

总算有人看到了她。

大家对一向朴实的语文老师居然穿了一条连衣裙上课,纷纷表示惊讶,不过关注也就十分钟,十分钟后,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

一切如常。

离下课还有两分钟,还有一点内容没有讲完,何丽真忽然放下书,不再讲题。

“我教你们多久了?”她问。

低下的学生都在等着下课,忽然听见她问话,有几个人从睡梦中抬起头。

“你们对我印象怎么样啊?”

还是没有人回答。

“很……很好!”

全班目光集中在吴威的身上,吴威看着何丽真,两个字说得眼眶都红了。

一有人说话,气氛稍稍暖了,后排有个男生开玩笑似地说:“老师你很好啊,就是太好欺负了。”

他一说,全班都乐了。

何丽真也乐了,“我好欺负啊?”

“是啊。”大家应和。

“还有——”另外一个男生说,“老师你稍稍有点土啊。”

大伙又乐了。

何丽真笑着说:“你看我今天穿的这个呢,这件也土么?”

那男生巴巴嘴,说:“这件是很好看啦,老师你身材很好啊,多穿点流行的,这件也快过时了。”

何丽真说:“只要是衣服,都会过时的。”她淡淡地笑着,看着那个男生,又把目光转向其他同学。

“不过有些东西,是永远不会过时的。”

下课铃响了。

学生躁动起来。

何丽真说:“最后一堂课,我压堂也说不过去,玩去吧,祝你们开心。”

学生呼啦啦地散去。

很快,教室里只剩下三个人。

何丽真,万昆,还有吴威。

何丽真看着吴威,“下课了,怎么不出去玩?”

吴威摇摇头,眼眶似乎还是红的,“老师,你刚刚想说什么。”

“嗯?”

“什么不会过时。”

何丽真说:“很多啊,诚实,善良,勇敢,这些都不会过时。”

吴威站起来,路过何丽真身边,何丽真拍拍他的肩膀,说:“吴威,勤奋也永远不会过时,以后要过得快乐一点。”

吴威好像预料到什么,忽然抱住何丽真,哭了起来。

何丽真拍他的头,“好了好了,干什么这是。你——”

“我知道。”吴威揉眼睛,“我先走。”

吴威离开教室,还特地关上了门。

何丽真转过头,万昆靠在椅背上,双手插兜,长腿相叠,静静地看着她。

何丽真说:“不管走多远,不管到哪去,我希望将来让你立足于世的,是这些永远不会过时的东西。”

万昆依旧静静地看着她,静静地听着。

“到那时……”

何丽真也看着万昆,看他简洁利索的短发,宽阔的背脊,厚实的胸膛,还有敞开领口的白色衬衫。

万昆低沉地开口:“到时怎样……”

何丽真轻轻地说:“到时,你所有的过错,我都会忘了的。”

风吹起,长长的风。

万昆忽然站起身,从脚下拎起一个包,头也不回地走出教室。

那阵风还没结束。

吹着空座位旁的窗帘,像翻飞的翅膀。

所以,这就是完整了。

何丽真回到讲台,收拾好书本。

暂时完整了。

万昆从学校出来,李莹看见,叫他。

万昆没听到一样,大步流星地接着走。

“万昆!我叫你你没——”李莹冲过来,拉住万昆的胳膊,手下肌肉似铁,万昆侧过头,淡淡地问:“有事?”

李莹松手了。

她看着万昆,觉得脸还是那张脸,可人,却不是从前的那个人了。

“没事我走了。”

万昆走出学校,站在马路边上,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电话响了三声,接通了。

“他在不在。”万昆开门见山。

这个手机号是孙孟辉手下律师的,那天在警局,刘律师作为孙孟辉的代表,跟他们交涉。

刘律师似乎没碰见过这么直白的,说:“你要找孙总?”

“让他接电话。”

“……”刘律师说,“孙总在开会,如果你——”

“你们决定完了么。”

刘律师在电话那边忍不住想骂人了,但毕竟涵养还在,深吸一口气,说:“请问万先生要什么决定,我们已——”

“我今晚要走。”万昆从怀里掏出烟盒,咬出一根烟,点着。

对面没动静了。

万昆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说:“不过我不是跑,你们有什么决定,早点跟我说。”

刘律师沉默了一会,似乎是在思索。

“有一句话你帮我转告他。”万昆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车辆,低声说:“你们最好期待一次能整死我,如果不能……”万昆停了停,他的语气完全不像威胁,可字字句句,都钻人心。“将来,老子一定整死你们。”

刘律师总算放下手头的活,认认真真地回复一句:“你放心,我一定帮你转达。”

放下电话,万昆站了许久。

他想回头看看,再看一眼她在的地方。

可他最终忍住了。

刘律师轻轻敲门,进入会议室。

屋里烟雾缭绕,会开了三个多小时了,热火朝天,孙孟辉带头抽烟。

刘律师走到孙孟辉身边,俯身说了几句话。

下面的工程师和项目经理们都静了。

孙孟辉低声回了他几句,刘律师点头要走。

“哎。”孙孟辉好像想起什么,又叫住他,“叫小王多订一张机票,再给我江叔打个电话,就说我要带个人回去,他那边的培训名额空一个给我。”

“好的。”

孙孟辉转过身,冲下面说:“继续。”

会议室重新喧闹起来。

何丽真穿着蓝色的连衣裙,站在走廊的窗户旁,看着那道背影,在马路边站了很久很久。

“这男人很帅。”

何丽真转头,彭倩站在她身边,冲她笑着眨眨眼,“是吧。”

何丽真轻轻点头,“是。”

“你爱他么?”彭倩问。

“爱。”

彭倩说:“爱多久?”

何丽真低声说:“你都说是爱了,还问我多久。”

彭倩静默了。

“真好……”她抿了抿嘴,自己也笑了,跟何丽真一起看向窗外,低喃,“这真好……”

未来惶惶,谁也不能预料。

不过,能不能预料已经无所谓了。

何丽真想,万昆说她有生之年再不能爱上别人。是不是真的,何丽真不知道。

她唯一能确定的,是这辈子,她不可能再对第二个人这样了。

他们都不可能再对第二个人这样了。

足够了。

※※※※※※※※※※※※※※※※※※※※

《有生之年》网络部分到此结束了,纸质版会增加后面的一点内容。

这个故事其实很简单,一路看下来的朋友都是有缘,有机会,下本再见。

喜欢有生之年请大家收藏:(www.kanshuwo.net)有生之年看书窝更新速度最快。

有生之年最新章节 - 有生之年全文阅读 - 有生之年txt下载 - Twentine的全部小说 - 有生之年 看书窝

猜你喜欢: 退休救世主返聘日常重生九零小富婆重生年代文孤女有空间我成了反派的亲闺女横滨大佬好感度太过虚假七零年代小炮灰豪宠小萌妻:买个老婆回家爱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国师重生在现代少帅你老婆又跑了穿成四个宠妹狂魔的弟弟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原来你是这样的宋医生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城里的魔法师分手后我在娱乐圈爆红了完美人设夫人每天都在轰动全城嫁给全城首富后我飘了豪门盛婚:酷总裁的独家溺爱幸孕:冷枭的契约情人总裁,你家老婆超凶的重生天后:boss,别咬我溺宠之绝色毒医穿到90给反派当后妈重生农媳的开挂人生
完本推荐: 相思入骨:陆少请止步全文阅读恶魔少爷别吻我全文阅读民国谍影全文阅读这个地球有点凶全文阅读诡门巷全文阅读回到明朝当暴君全文阅读逐梦芳华全文阅读宠妻无度:总裁遇上偷心贼全文阅读昏婚欲睡全文阅读圣印至尊全文阅读霍少,你老婆又逃了全文阅读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全文阅读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全文阅读惊世毒妃:轻狂大小姐全文阅读斗破之传奇再起全文阅读来自地狱的男人全文阅读丑女难求:毒宠特工狂妃全文阅读战车道少年亮剑军团钢铁之刃全文阅读超级制造商全文阅读无上崛起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靠养成男主逆天改命最强医圣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抗战:从战俘营开始爆锤小鬼子禁区之狐诸天之发丘将军我能提取熟练度从红楼打卡签到神级修炼系统黑井古镇之百花深处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都市之无敌九万年神魔书万道龙皇从不灭神体开始神级选择末日拼图游戏嘉平关纪事带着生活游戏去古代雪狼出击入赘诸天一道纯阳剑尊老婆是花瓶,得宠着太皇我这糟心的重生亡者再临[全息]我在漫威扮演DC英雄老王不在,开荒去了九转霸神诀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有生之年最新章节手机版 - 有生之年全文阅读手机版 - 有生之年txt下载手机版 - Twentine的全部小说 - 有生之年 看书窝移动版 - 看书窝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