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看书窝 >> 深山有鬼 >> 第七十一章

那日,小春和李青足足磨蹭了两个时辰才回到山上。

到了山门口,小春让李青把她放下来。

“行了行了,已经到了。”

李青微微弯下身,小春跐溜一下从他背上滑了下来。

她绕到李青面前,背着手,低头踢了踢地上的石子,犹豫道:“那,那我走啦。”

李青:“好。”

小春撅撅嘴,又晃荡几步,还是没有离开。

她没说话,李青也没说话。

半响,小春抬起头,偷偷看李青。李青魁梧的身躯在夜幕之下岿然不动,他神色很平淡。小春想起从前,忽然开口道:“你的真身……”

李青:“嗯?”

小春想了想,道:“你从前变过剑的,你还记得么?”说完,她马上又反应过来,道:“算了算了,你肯定不记得了。那……”

李青不知道她想问什么,一直安静地等着。

小春道:“你的真身,我是指……你做剑的时候,一直都是一个样子么?”

李青静了片刻,缓道:“若你指的是我的原身,的确是一副模样。”

小春哦了一声,点了点头。她之所以想到这个问题,就是刚刚她偷看李青的时候,李青平静的脸总让她想起从前的那柄青黑阔剑。

之前李青神智不全的时候她还没有什么感觉,而现在完全恢复了的李青,总让她联想到那柄剑。

那剑同现在的他太像了。

同样巍峨,同样沉默。

也同样拥有那份让小春忍不住低下头、轻缩脖颈的深沉。

小春久久不语,李青微动一下,低声道:“怎么了。”

小春摇摇头,摇完了才反应过来李青看不见,又补充道:“没啥。”

李青嗯了一声,两人又安静了。

过了一会,小春嘻嘻地笑了一声,轻声道:“想来也是。”

李青:“什么。”

小春努努嘴,道:“你同那剑真像。”

李青:“……”

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在想要不要同小春说,他同“那剑”不是像,而是他们本就是一体。想了想,李青还是没有说。

小春拍拍衣裳,道:“好了,天色不早,我得走了。”

李青:“好。”

小春转过身,李青忽然道:“明日,我来找你可好。”

“嗯?”

纵使李青一直是面无表情,小春也从他脸上看出些紧张来。

“明日……”李青低声道,“明日我再找你,你可愿意。”

小春红着脸,微乎其微地嗯了一声。

她转过身,三步一回头,朝山门走去。

李青站在她身后,一直站到他再也感受不到她的气息,才顿了一下脚,化作一股剑风,呼啸而去。

小春蹦蹦哒哒地朝着自己的小屋走去,一路上满脸傻笑。

夜已经很深了,剑阁也从来没有守夜的弟子,所以这一路走来,整个山坡都静悄悄的。

小春无意识地轻声哼着小曲,晃晃荡荡地回到居住的山崖,刚一进院子,她立马僵住了。

在夜幕的尽头,山崖之边,一个黑色的人影端坐在小院中的石凳上。

在那一刻,那道人影就像是一把无形的长剑,温柔又果断地斩断了那个本不该出现的梦境。

小春觉得有一口气卡在胸口,上不去,也下不来。

黑暗中,传来卫青锋低沉的声音。

“站在外面做什么,进来吧。”

小春小手不由自主地握在一起,慢慢走了进去。她来到卫青锋两步外,又站住了。

卫青锋正在擦拭断涛剑,剑身在月色下泛着冷冷的青光。卫青锋的手很稳很稳,剑在他的手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抖动。

“大师兄……”

卫青锋转过头,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为何低着头。”

小春有些难过,她只觉得自己好似没脸皮直视卫青锋,死死地闷着头不说话。

卫青锋静静地看了她一会,低声道:“夜里凉,你回房休息吧。”

小春两手掐在一起,相互抠得生疼,她没有动,张嘴闭嘴好一会,最后也只道了一句:“大师兄……我错了。”

卫青锋缓缓摇了摇头。

小春:“我下——”

“小春。”

还没等小春说完,卫青锋便打断了她。他低声道:“既然不认为是错,又何必认错。”

小春身上轻轻一颤,哑口无言。

卫青锋将剑锋收鞘,站起身,道:“回去休息吧。”

小春还是没有动。

夜幕中,薄芒山寂静无声。

枉然间,卫青锋忽然沉声低喝:“我叫你回房去!”

小春被突如其来的一喝吓得浑身紧绷,可她还是没有动。

卫青锋脸色极为难看。

从很小时起,小春就不曾见过卫青锋这般的神色,别说这样凶,这几年来,他连高声对她说话都不曾。

可小春无法怪他,她只怪自己。

但就像卫青锋所说的一样,既然不认为是错,又怎么认错。

不知过了多久,小春紧紧握了一下手,然后猛然抬起头来。

月光下,这个小姑娘的脸显得有些苍白。卫青锋看着她的神情,蓦地僵住了。

“大师兄。”

“回去……”

卫青锋背过身。

小春脸色惨白,“我——”

“回去!”

许是薄芒山的夜风,让那不动如山的男人的话语,竟然带着些微的颤抖。

小春看着他深沉的背影,她年岁不大,可对那道身影的憧憬,却已占了半生。而现在,她要说出那注定会伤及他的话语,想到这,小春的脸色更苍白了。

可她不能不说。

今夜的月格外的清冷,那份冷冰冰的寒意鼓起了她的勇气。

她有一种感觉,如果现在不说,那她永远也说不出口。

“他没变。”小春轻轻开口,“大师兄,他没变……”

夜风轻轻地吹,寂静的天地间,只有薄芒山谷,默默注视着枯崖上的两人。

身后扑通一声。

卫青锋身子瞬间僵硬。

小春跪在地上,苍白的小脸上满是泪水。

自小到大,陆小春从不曾这般在他人面前流泪。

“大师兄,我知道我对你不住,可我放不下他。”

放不下过往,放不下岁月,放不下幽风碧潭,也放不下青山明月。

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偶尔入梦的,总是当初那个顶着太阳给她当床的傻子。

“求你了……”小春仰头看着高高在上的卫青锋,哽咽着。“求你了,大师兄,求你了……”

只是一句求你,听在卫青锋的耳里,就那样卸去他浑身的力气。他抬头,看着天际的明月。那月寂静、幽深,远远的也像是在遥望着他。

“你求我什么。”卫青锋低低开口。

小春哭弯了腰,什么都说不出。

卫青锋低语,好似在对小春说,又好似对着那轮明月说。

“我年少成名,当时只觉前路空空如也。每次让出一步,我都对自己说,这里更值得。如今,我让出所有,却还不得不再退一步。”卫青锋的语气平淡,当中夹杂了不轻易为人所知的疲惫与倦意。

他慢慢转过身,逆着月光,小春看不清他的脸,只看着他的发角被风吹得飘起来。

卫青锋弯下腰,将面前的小姑娘扶了起来。

“大师兄……”

“别说话,”刚刚那一会,用光了小春的力气,卫青锋拖着她的肩,轻轻一抬手,将她抱了起来,朝屋子走去。

“不管什么事,我们明日再谈。”

进了屋子,卫青锋将小春放到床上,然后关好门,离开了。

小春躺在床上,屋子里黑黢黢的,可是一点都不冷。

入了深秋,每日夜幕前,卫青锋习武之后便会给小春的屋子烧一个火盆,等屋子暖和了,再将火盆拿走。

小春躺着躺着,猛地抬手扇了自己一巴掌。

“陆小春你个畜生……”

她骂了一句,将头死死埋在被子里。

不远处的塔楼里,同样有两个在夜中不眠的人。

贺涵之冷冷地看着那个窗边的身影,道:“你刚刚说什么。”

李青:“我要留下。”

贺涵之:“理由呢。”

李青没有说话,他站在窗边,在月色的衬托下,他眼上那已经洗得泛白的布条显得格外的破旧。

贺涵之看在眼里,在心里默默地笑了一声。

理由,还需问什么理由。

他走到桌边,点亮了桌上的油灯。橘色的灯晕照亮了不算大的房间。

贺涵之道:“你想起了么。”

李青缓缓摇摇头。

贺涵之笑道:“什么都想不起,还要留下?”

李青低下头,沉吟半许,开口道:“贺秋,此事是我执意,的确于你不公,我——”

“这种时候,”贺涵之打断他道,“别用于我不公这种撒娇的字眼。”

李青:“……”

贺涵之靠在桌边,啧啧道:“她理你么,你就这样一厢情愿的。”

李青低声道:“理。”

“哈哈。”想不到他还真的答了,贺涵之乐出了声。李青脸上一黑,转过头不说话。

贺涵之笑够了,淡淡道:“我若不让你留呢,你待如何。”

李青:“不知。”

“呵,”贺涵之道,“我之前怎没看出你这般重视我的意见。”

李青静了片刻,正色道:“贺秋,你是我入世之契,我本该守得你百年荣华,可是……”

“入世之契。”贺涵之侧过脸,看了看桌上闪烁的油灯,目光阴晴不明。他看着看着,冷笑一声。

“你大可放心,我不会拦你的。”

李青:“嗯?”

贺涵之:“我既然带你来此,这些事便早有准备。”

李青犹豫道:“你为何……”

“厌了。”

贺涵之目光冷,语气更冷,“才两年,我便厌了。我原以为卫青锋诸人会不甘示弱,挑战于我,起初还兴奋了些时日。谁知道这些人半点兴趣也无,倒显得我无聊了。”贺涵之抱着手臂,看着李青,又道:“还有,不是自己的东西,果然用着不顺心。”

李青:“什么意思。”

贺涵之挑眉道:“意思就是,星河比你好用多了。”

李青:“……”

贺涵之:“又漂亮,又贵气,又从不给我脸色看,你说你怎么比。”

李青:“……”他静默片刻,低声道:“贺秋,我没有同你玩笑。”

“我也不曾同你玩笑。”

贺涵之直起身,朝门口走去,在出口处,他停了一下,道:

“不过,天命难违,你当真要如此。”

李青淡淡道:“贺秋,在你看来,何为天命。”

贺涵之:“嗯?”

李青站在窗口,脸上平平淡淡,他静静道:“这世上有一条道路,在行者千回百转之后,依旧是唯一的归宿,那就是天道。而顺应这条道路,于我而言,便是天命。”

贺涵之转过头,有些震惊地看着李青。

半响,他轻笑一声,晃着头离去了。

结果,小春抽泣了大半夜,第二天早上起来,俩眼睛肿成两颗桃子,睁都睁不开。

卫青锋无言地看着战战兢兢的陆小春,千言万语也只凝成一声叹息。

小春张嘴,嗓子跟破锣一样,麻麻剌剌的。

卫青锋叹气到了最后,也无奈地笑了出来。他抬起手,在寒冷的晨风之中,轻轻覆在小春的头上,揉了揉。

“罢了。”

罢了。

随着这一句罢了,风吹青云,清早的第一缕光,自两座山峰的缝隙之中照耀而出。

虽然这一步退得有些狼狈,但何处不是红尘,何人不曾让步。只要薄芒山还在,剑阁还在,他便总还有退路。

在小春还要挣扎着开口的时候,卫青锋按住他的肩膀,摇了摇头,又用眼神给她示意了一下身后。

小春转过身,看见院子口站着的李青。

小春第一反应是把自己肿成猪的脸蒙上。

蒙过之后她又反应过来李青根本看不着,又把手放下了。

卫青锋提着剑,绕过小春和李青,朝山下走去。

寂静的山崖上,就剩下两个人。

风吹着地上的残花起了又落,落了又起,来来回回打了好多转,李青终于开口了。

他的声音依旧低沉缓慢,好似穿透了无数的风霜与时光,辗转反侧,归来此地。

他说:“小春,我来找你了。”

就算我不再是从前的我,就算我永远无法回忆起过去的事,只要这青山明月还在,你还在,那故事便还在。

何为天命。

【这世上有一条道路,在行者千回百转之后,依旧是唯一的归宿,那就是天道。而顺应这条道路,于我而言,便是天命。】

小春看着面前这个巍峨高大的男人,他像神明一样屹立山巅。不过她并没有被这霸气的皮囊震慑住,因为她知道,在这皮囊下,藏着的是那个蠢得不能再蠢的剑灵。

其实,他们之间还有好多好多事要解决,可她不愿去想,也懒得去想。

何必呢。

青山青水青夜月,傻人傻剑傻福天。

晕晕乎乎地,小春挤着自己的破锣嗓子,轻轻地嗯了一声。

【小春,我来找你了。】

【嗯。】

喜欢深山有鬼请大家收藏:(www.kanshuwo.net)深山有鬼看书窝更新速度最快。

深山有鬼最新章节 - 深山有鬼全文阅读 - 深山有鬼txt下载 - Twentine的全部小说 - 深山有鬼 看书窝

猜你喜欢: 情深义重重几两镇神志快穿之全世界我最苏魅王火妃:兽黑大姐大尘埃之花金枝玉叶极品飞仙和堕落之主谈恋爱凶悍农家妇我靠养成男主逆天改命国师今天也是堕落的一天万兽怂主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鱼和修行不兼得不当大哥好多年[快穿]惊世毒妃:轻狂大小姐毒医特工:邪君狂后我有九个仙风道骨的师兄风荷举非常直播高危职业二师姐庶房媳妇萌宠狐妻:学霸男神引入怀黑夜之永世传说公平交易(快穿)[基建]我儿秦始皇
完本推荐: 北宋大丈夫全文阅读腹黑小萌妃:皇叔,吃上瘾全文阅读无敌真寂寞全文阅读仙帝归来全文阅读无限之主角必须死全文阅读阴阳刺青师全文阅读最强神医混都市全文阅读夜夜笙歌全文阅读纵天神帝全文阅读从今天开始当神豪全文阅读相思入骨:陆少请止步全文阅读俗人重生记全文阅读重生之都市无上天尊全文阅读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全文阅读网游之神级土豪全文阅读美食供应商全文阅读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全文阅读军事承包商全文阅读我真的富可敌国全文阅读重生在神话世界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剑道第一仙垂钓之神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到黑莲花女配重生了洪荒:签到百年,我大道身份被云霄曝光了重生弃少归来雪狼出击亡者再临[全息]从被召唤开始我在末世当NPC篮球任务海贼之苟到大将我在地下交通站里当贾贵我真的不是奶妈啊全世界都把我当替身后绿茵逆转狂魔东晋北府一丘八带着生活游戏去古代我,超级霸王龙!坐镇史前,未来人类降临!全职公敌穿成八零异能女超凡大航海洪主嘉平关纪事1979闲鱼人生大宋有种本仙在此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禁区之狐我,截教大师兄,差点阵杀了通天

深山有鬼最新章节手机版 - 深山有鬼全文阅读手机版 - 深山有鬼txt下载手机版 - Twentine的全部小说 - 深山有鬼 看书窝移动版 - 看书窝手机站